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一人之下之狗賊快跑 > 第十九章 河中的怪魚(求推薦)
    “哎!這鮮花怎么插到牛糞上!”

  “可惜,好端端一個漂亮姑娘怎么會看上一個弱不禁風的小白臉。”

  “你說,他們不會是兄妹把?”

  “對對,兄臺所言極是,應該是兄妹!”

  ............................

  這幾天,王中陽身體好轉,鹿知微便時常攙扶他到處逛逛。

  這讓路邊行人紛紛感嘆,丘比特的箭怎么沒射到自己身上。

  也幸虧王中陽聽不懂他們說些什么,不然一定會郁悶致死。

  不過無論怎么看,他們終于是來到了一個友好的地方。

  這里的人們充斥著一種很古老的樸實,雖然看起來有些貧窮,但卻無法掩飾心中的熱情。

  也許是因為鹿知微太過可愛的緣故。

  鹿知微每次出門都能收獲不少的水果小吃。當然,這些大部分年輕小販的心意。

  這讓王中陽頗為不滿,感覺心中有些酸意。

  不過,當他發現這些小販也送禮給他的時候,也便釋然了。

  大概是因為當地人太過熱情的原因吧!

  其實,這些小販只是把他當成鹿知微的哥哥,畢竟對人家的妹妹有想法,當然也忒先討好大舅哥不是?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王中陽傷勢好轉,最近已經可以自己跑出來溜達。

  由于YN盛產橡膠,所以橡膠拖鞋很受國民青睞,他們常年都穿著一雙喜歡的拖鞋,無論是逛街、開車、還是上班都不會放棄這雙心愛的拖鞋。

  王中陽入鄉隨俗,就給自己和鹿知微買了一雙情侶拖鞋,兩人穿著拖鞋啪嗒啪嗒到處走,倒是別有一番風味。這段時間,兩人也習慣了異國生活,看到街邊忙碌的小販,王中陽也會大喊一聲:“Al??”(你好)

  這時候,路邊的年輕小販們就會簇擁著王中陽,給自己心目中的大舅哥遞上代表忠誠的禮物。

  兩人已經在這個小鎮子待了半個多月,王中陽除了吃就是睡,體型實在是膨脹了不少。經過這些日子相處,王中陽跟旅館老板頗為談得來,兩人語言不通,竟然琢磨出一種前所未見的手語,互相比劃著,竟然能大概理解彼此的意思,這讓鹿知微很是驚訝。

  老板五十多歲,中年喪妻,只有一個在外邊上學的兒子。

  小旅館地處偏僻,整日沒個客人,簡直比王中陽還閑,沒事的時候便去找阮春唐喝茶聊天。

  一來二去幾人混熟。

  這天,王中陽看著頗為煩悶的阮春唐道:“阮老哥,這幾天怎么不出門做生意了?天天陪我們閑聊。”

  “哎,老弟別提了,最近河上不安寧,小點的船都不敢下河,老哥也不敢出去亂跑。”

  阮春唐皺眉嘆氣,顯得非常惱火。

  “怎么回事?河里有礁石么?”王中陽的求知欲被調動起來,趕緊追問道。

  “也不是礁石……”

  “附近河里有很多怪魚,那種魚力氣很大,小點的船都被它們掀翻了。”

  “那船上的人呢?”一旁的鹿知微問道。

  “還能怎么樣,被魚拖下水了唄!”

  “啊!還會吃人!”眾人驚訝道。

  “可不是!那魚有一兩米長,滿嘴是牙,眼睛血紅血紅的。”

  阮春唐有些后怕,打了個哆嗦。

  “這魚一直都有么?”

  “是啊,一直都有。”阮春唐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不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特別多。”

  “現在鎮上人都說是河神發怒,要組織一波牛羊去祭祀河神。也就在明天早上,到時候我帶你們一起去看。”

  阮春唐興致勃勃說著。

  王中陽與鹿知微對視一眼,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

  ..................................

  “學姐,你覺得會有這種魚么?”

  回到房間的王中陽對鹿知微問道。

  “應該有吧!”鹿知微模棱兩可答道,沉默了一會又說:“我覺得應該是這些魚沾染了某種氣息,產生變異。”

  王中陽猛然打了個寒顫:“如果真是這樣,那就麻煩多了。”

  “是啊,等明天去看看吧!”

  ......................................................

  天剛放亮,兩人就被阮春唐拉著來到河邊碼頭。

  此時碼頭上人聲鼎沸,小鎮上的人們都聚了過來,周圍還拴著一些用來祭祀的牛羊動物。

  YN受華夏影響頗深,各種風俗習慣也十分類似,王中陽看著幾個巫師燒完檀香紙錢,便唱跳著將牛羊趕下河岸。

  王中陽瞇著眼睛,平靜地看著這個破敗的碼頭。

  漸漸的,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飄來了陣陣霧氣,竟然是起霧了。

  河上起霧太正常不過了,但二人身為修士直覺靈敏,看出這些霧氣是陰氣上涌與河面陽氣交匯產生彌漫的小水滴。

  牛羊開始躁動起來,動物的直覺來源于野外生存積累下來的危機感,往往比普通人要強大許多,但后方有人群驅趕,它們只能順著河流往對岸游去。

  “啊!啊!”

  人群突然開始躁動起來。

  王中陽發現平靜的河面突然開始翻涌起浪花,已經游到河中央的牛羊不斷掙扎,好像被什么東西拖拉著往河底沉去。

  血花被一條條灰褐色大魚攪的到處都是,整個河段彌漫著一股血腥的氣息。

  “這些都是鯰魚!”鹿知微喃喃道。

  王中陽震驚的點點頭,這些鯰魚體型巨大,一兩米長的比比皆是,有如此兇惡殘暴,平生僅見。

  “這忒有多少啊!”

  “唉!誰知道呢,反正現在河里都是這種魚,旁的都被他們吃光了。”阮春唐接過話頭,一臉擔憂道:“出鎮就靠這幾條河,現在全是這種怪魚,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絲絲霧氣漫上河岸,人們感覺有些陰冷,漸漸也都散去了。

  阮春唐拉著王中陽往鎮子走去,說是要請王中陽喝一杯,驅驅河邊寒氣。

  “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小兄弟那幾塊玉石讓我賺了不少,半年不開工都無所謂了。”阮春唐邊走邊笑。

  王中陽本就對那些靈氣已經被狗吃掉的玉石沒什么興趣,聞言看了看鹿知微,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高興答道:“那就叨嘮老哥哥了!”

  “哈哈,沒事,沒事。”

  說話間,三人已經到了鎮子。

  王中陽隨便買了些肉食,跟著阮春唐前往他的玉石鋪子。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体彩飞鱼8选3技巧 35选7最新开奖结果 双汇发展股票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五粮液股票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推荐专家 上海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股票推荐群诈骗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充值 同花配资 2012114双色球博彩网 股票配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