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寵粉 > 第 40 章
        這件事情,  原本是令人生氣的。

        雪球被放到了它自己的窩里,那兒布置得蓬松柔軟,它一回來,  便舒適地伸展了身子,  似乎比待在她懷里還舒服。

        沈意濃爬到床上,  看著眉目沉凝,  神色無絲毫緩解的程如歌,  想了想,伸手去晃他的手臂。

        “程老師,  你生氣啦?”

        他微微一動,往旁邊側身,掙開了她的手,  目光仍舊定在書上未移開。

        沈意濃不氣餒,干脆過去一把抱住他,整個人往他懷里擠,  霸道蠻橫的占據他注意力和視線。

        甚至還抽掉了他的書扔到一邊。

        程如歌無奈垂眼看她。

        “我錯了。”她笑瞇瞇的,  聲音像含了蜜,慣用的伎倆,程如歌不想再搭理她,  拉高被子,意圖靠入睡來表達自己的拒絕溝通。

        只是沒等他成功,  沈意濃已經仰起了頭,突然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別生氣了,如歌,  我錯了。”

        她放低聲音道著歉,  湊過來,在他臉上一下下親著,  程如歌強裝的不滿和生氣就這樣被消磨殆盡,甚至在他仰起臉躲避時被沈意濃不小心碰到脖頸,突然傳來的癢意竟然令他控制不住笑了起來。

        程如歌立即收回表情繃緊臉,接著把她身體推開。

        “嚴肅一點。”他義正言辭地呵斥。

        “哦。”

        “那好吧。”她垂著眼角失落地說,莫名委屈,程如歌又有些不忍,正想再說幾句合適安撫的話,領口紐扣不知何時已被解開。

        她下巴抵在胸前笑嘻嘻的,得了逞的模樣。

        “如歌,我想你了。”

        唉,程如歌無聲在心里嘆了口氣,放棄抵抗投降,攬著她翻轉了個方向,把人置在底下,抬手關燈。

        房間黑了下來,細碎響動許久未停歇,偶爾摻雜著幾聲模糊不清的對話。

        “如歌...”

        “嗯。”

        “你消氣了嗎?”

        他咬了咬她,話音愈加的混亂不清,沈意濃聽完好一會,才勉強凝神辨認出那句話。

        “早就不氣了...”

        殺青后的兩天,沈意濃過得頗為愜意悠閑,每日擼擼貓喝喝茶,偶爾興致來了和程如歌對弈兩把,夜里再吃個火鍋,時間就這樣不急不緩地消磨過去。

        琳琳姐給她接了兩期綜藝,做任務的運動類型,對體力要求頗高。

        沈意濃在女藝人算是身體素質不錯,平時都有堅持運動,因此經常會收到這類節目發出的邀約。

        她原本是想拒絕,才回來沒幾天,并不想再度奔波,只是在看到那個錄制地點時,目光突然頓住。

        宣城。

        那是她的出生地。

        沈意濃有一年多沒有回去了,其實每次回去也只是去看看外婆,在熟悉的小城里轉兩圈,再默默地坐上火車回到京市。

        她摩挲著那兩個字,眼神漸漸沉寂下去。

        節目錄制開始,在一個開闊的廣場,四周都是攝像機,主持人開玩笑對她打趣了一句,“聽說小意是宣城人。”

        “是,在這邊生活長大的。”沈意濃笑著如常答。

        “那真是太巧了,待會可以跟我們介紹下特產什么的。”主持人見機說,沈意濃想了想,開口。

        “其實宣城特產不多,我從小到大最愛吃的就是酸棗糕,你們喜歡可以嘗嘗。”

        “好的,贊助商安排一下,待會插播一則酸棗糕的廣告...”

        主持人妙語連珠逗笑一圈人,話題開始轉移到節目本身,沈意濃打量著四周,一年又一年的光景,記憶中的小城悄然陌生。

        整整錄制了兩天。前一晚工作到深夜,第二天結束時是傍晚,大部分人都是當晚機票,有些更是一結束就立刻奔往機場離開,沈意濃不知是怎么想的,在訂票時,竟然不知不覺挪后了一天。

        熱鬧散去,周圍倏然安靜,出酒店時遇到了一位節目工作人員,他正拖著行李箱上車前往機場,見到沈意濃,出聲招呼。

        “沈小姐,你訂得幾點的票?”他說完,看到了她這幅休閑隨意的打扮,想起什么,恍然大悟,“哦,你是宣城人是吧,那是不是要回家看看,不急著走。”

        沈意濃不知該點頭還是搖頭,于是只對他笑笑,說聲“路上注意安全”。

        路線爛熟于心,下了公交車不用大腦思考,身體已經自發循著那條馬路往前走,然后右拐,穿進一條整潔的小道,旁邊圍欄外面是滿墻爬山虎,在暖黃路燈下,泛著柔軟光澤。

        不一會,那片小區出現在眼前。

        沈意濃站在那棟樓下,仰起頭,遙望著其中一層的燈光,從小窗格子透出來的,仿佛一盞不滅的燈塔,永遠屹立在歲月里。

        腦中涌起來很多記憶,算不上快樂美好,大部分是平淡無奇的,帶著酸苦澀然,一起被封存在褪色的老照片中。

        這些組成了她的全部童年和青春,無法割離,成為駐扎在身體里的一部分。

        她雙手插在外套口袋,盯著那一處,靜靜站了會,正要轉身離開時,突然在前面門口看到一個走來的熟悉身影。

        他似乎是出來倒垃圾的,穿著老舊的睡衣和拖鞋,白底黑色圖案,都起球褪了色,依舊每日穿著,從她高中時候起就是如此。

        沈照生活很儉樸,工資都用來給她買東西上補習班,一年到頭永遠是那兩身衣服,整個人灰撲撲,頭發從未打理,走路動作永遠緩慢無神,顯得寒酸又邋遢。

        沈意濃盯著那個人,鼻頭有些發酸,想著自己這些年寄回來的錢,大概從來也沒被動過。

        想想也是,憑勞素潔的固執傲氣,又怎么會碰她的給予。

        垃圾桶就在不遠,沈照越走越近,她飛快低下頭,匆匆從路邊離開,不甚明朗的夜晚,一切都變得模模糊糊,眼見出口近在咫尺,沈意濃釋然又失落,正欲就此消失時,身后突然傳來一聲試探而遲疑的輕喚。

        “小意?”

        她身影定格幾秒,在停與不停中抉擇,只是還未等她想出一個結果,沈照的聲音已經再次傳來,小心翼翼。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不進去?”

        沈意濃微微深呼吸,待眼底潮濕盡退后才轉身,朝他彎起嘴角露出一個笑。

        “爸。”

        似乎有些不敢置信,沈照目光打量她許久,唇哆嗦著,才吐出一句話。

        “你長大了...”

        和以前不一樣了,不再是那個小女孩了,變成大人了。

        他紅著眼睛,抬手去拭淚,又忍不住自嘲笑。

        “是爸爸沒用,這么多年...你媽她...”

        “我現在很好。”沈意濃打斷他,彎起唇,溫和而堅定。

        “爸,你身體還好嗎?”

        “好好好...”他連連點頭,平復了情緒,兩人就這樣站在夜色下,簡簡單單地聊著近況,直到某一瞬間,彼此都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

        沈意濃突然出聲。

        “爸,我有男朋友了。”

        他眼里露出詫異,又很快轉變為欣喜,剛要開口,就見她笑著說。

        “下次有機會把他帶來給你們看看。”

        .........

        不知為何,這明明是一次充斥著溫情喜悅的親人見面,卻令沈意濃在回程車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過和孤寂。

        她迫不及待地改簽了機票,到酒店直接收拾行李前往機場,經過一番雜亂的手續,終于登機,飛機起飛到半空中時,她透過舷窗看到了底下錯落明亮的萬家燈火,那座城市漸漸縮小消失黑夜中,分不清是失落更多,還是解脫和釋然。

        沈意濃是突然決定回來的,沒有通知任何人,抵達京市已是深夜,來往的旅人拖著行李箱在凌晨機場疲憊匆忙歸家,她坐在出租車上前往目的地,在窗外一閃而過的景色中找到了歸屬感。

        她原本以為程如歌睡了,腦中正在預想著要怎么輕手輕腳穿過漆黑房間洗漱完,然后偷偷掀開被子鉆進他懷里,結果門一打開,客廳卻分外明亮,男人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手邊蜷縮著一只白色的貓兒。

        他聽到響動抬起頭,目光看到她時不自覺蹙眉,起身走來。

        “不是說明天的飛機,怎么這么晚回來?”他接過沈意濃手旁的行李箱,推著上樓,她跟在身后,看到跳到她腳旁喵喵叫的雪球,忍不住蹲下揉了兩把。

        “臨時改簽了。”她隨口答,“你怎么還沒睡?”

        “之前給你發的消息一直沒人回。”

        “啊?”沈意濃茫然抬起臉,想到什么,連忙解釋。

        “我手機沒電了,在飛機上沒信號,下來就關機了。”

        程如歌沉默不語,只站在那握著行李箱垂眼淡淡覷著她,沈意濃立馬放下懷里貓站起來,挽著他手臂往前走去。

        “對不起嘛,讓你擔心了...”

        她臉蹭著他肩膀,撒嬌做起來得心應手,程如歌無可奈何地笑,只得一路被她蹭著回到房間。

        第二天,沈意濃就接到了沈照的電話,他在那頭壓低了聲音,小心翼翼。

        “小意,你回去了嗎?”

        “嗯,我回來了爸爸。”

        “哦,這樣啊...”他有些吞吐,欲言又止,沈意濃大致猜到了原因,徑直出聲。

        “怎么了?”

        “啊,是這樣的,你媽聽說你有男朋友了,所以想問問對方是什么樣的人,對你好不好...”沈照猶豫著說,沈意濃猜想她原話并不是這樣的,但她還是說。

        “他是一個很好的人,非常非常好。”程如歌的好,沈意濃無法用言語描述,于是在向旁人表達時,只能用這樣的方式。

        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這個非常,可以無限的重復延續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他喃喃自語,似乎滿懷欣慰,沈意濃神色微松,剛揚起唇想說什么時,就聽那邊傳來小心謹慎的聲音。

        “對了,小意,你媽媽說,讓你千萬別找你們那個圈里演戲的小明星,這些人都不靠譜只靠一張臉吃飯,找男朋友一定要找那種有穩定工作有能力的才好。”話語頓了頓,接著又很快在耳邊響起,藏滿了試探。

        “你那個男朋友是...?”

        一顆心瞬間像是被人澆了盆冷水下來,涼得徹底,沈意濃咬緊牙,抑制住打顫的沖動,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

        “他是什么身份不重要,我喜歡他就夠了。”

        “爸,就先這樣不和你說,下次有空聊。”沒等他回復,沈意濃就倉惶狼狽地掛斷了電話,坐在飄窗上緊握著手機,茫然望著外頭,眼眶一點點濕了。

        怎么能,仍舊對他們抱了期待,這么多年的教訓還不夠嗎?

        是她執迷不悟,癡心妄想了。

        前所未有的難過,比起以往每一次都要劇烈,可能是因為提及到了程如歌,也可能是因為昨晚見到了久違的沈照,那些積壓在記憶里的往事都一股腦開始沖破抑制冒了出來,壓得胸口酸澀不已,疼痛難耐。

        沈意濃雙手抱住膝蓋,臉抵埋在里頭痛哭,不知不覺,已是淚流滿面。

        整個人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無可自拔,連房門被推開都一無所知,程如歌進來時,只看到她在哭,房間回蕩著她隱忍的抽泣聲,瘦弱的肩膀控制不住的顫抖,她坐在窗臺上,像個被人欺負飽受委屈卻無處可說,只能一個人躲起來偷偷哭泣的孩子。

        強烈的情緒一瞬間升騰而起,分不清是心疼更多還是生氣更多,程如歌走過去,一言不發把她從窗臺上抱下來,沈意濃受了驚,睜圓了眼睛看他,紅腫的眼毫無遮擋的暴露出來。

        怒火頓時占據了上風,程如歌把她放到床上,拉起一旁被子蓋好裹緊,語氣沉沉。

        “睡覺。”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如何赚钱发财的23种方法 意甲各队之间的关系 熊猫麻将源码 今天的股市行情及走 如何做网站赚钱 捉鸡麻将贵阳 股票分析论文 网络答题赚钱 免费玩麻将 11选5一定牛辽宁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 怎样能找大地棋牌下载 河北11选5胆拖对照表 刘伯温精选一码期期准 武汉手机赖子麻将 山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