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白月光她重生后 > 第 15 章
    15

    在夏星爍的單曲mv里出鏡。

    鹿茜茜翻開筆記本,寫下這行字。

    對于夏星爍來說,她只不過是一個意外見過一面的粉絲罷了,他就能把這么好的一個工作機會給她。夏星爍果然,是一個從骨子里就很善于照顧人的好人。

    出鏡。被鏡頭捕捉,讓別人看見。

    鹿茜茜收起筆,垂眸。

    很巧,上輩子的夏星爍也是這么真誠的建議她。

    如果無法離開,要不要試著讓自己有一個存在感。這樣的話她忽然的消失,是會讓人注意到的。

    或許能夠用這種方式,擺脫傅林初的禁錮。

    鹿茜茜當時聽進去了。

    那個男人怕鹿茜茜死,不敢把她逼到絕境,能想出來的招數就是無休止的囚禁她。

    在被傅林初關在那棟別墅里的兩年里,她從不和傅林初主動說話。任由那個男人時而發瘋怒罵,時而跪在她腳邊懺悔,用餓狼一樣的盯著她。

    每一次,傅林初絮絮叨叨說了一堆話后,她只有淡漠的幾個字。

    “什么時候放我離開?”

    然后,傅林初就像個瘋子,砸了屋內一切能拿得起來的東西。一片廢墟碎片之中,他粗喘著氣,恨恨離開。

    在與夏星爍見面后,鹿茜茜第一次主動對傅林初說話。

    “我想去演戲。”

    去演戲,出去接觸外人,認識到別人,通過鏡頭認識別人。

    到那個時候,就可以告訴所有人,她被非法囚禁了。

    傅林初答應了。那是她第一次主動和他說話,還是提出了要求。他欣喜若狂,答應得很快。并且立刻準備投資一個劇組專門給她。

    說要給她當做二十歲的生日禮物。

    她在等。

    沒想到,她沒有等來那一天。

    只等到一把刀,刺進她的心臟。

    這輩子。她不會再和傅林初有任何的接觸。

    但是鹿茜茜心里總是不踏實。

    如果,如果有萬一的萬一,她一個未成年人,或許消失了都不會有人知道。

    只有封曜,或許是她的一線生機。

    還不夠。

    鹿茜茜覺著自己需要更多更多,哪怕就在現在,站在人前,把自己的存在記錄下來,也絕對不能給自己的以后留下半點不安。

    這是一個好機會。

    感謝夏星爍。

    好人二號。

    *

    十月二日,鹿蔓蔓回家了。

    她比鹿茜茜高許多,梳著單馬尾,略略畫了個淡妝,十分精神。

    比起更像親爸爸的鹿茜茜,她像鹿媽媽,卻比鹿媽媽要強勢得多。

    回到兩個人的房間,姐妹倆抱著膝蓋并排坐在床上,同時盯著天花板發呆。

    “小細。”鹿蔓蔓喊妹妹。

    鹿茜茜剛出生時,又瘦又小,從小長不大似的,細細小小的。那個時候,爸爸給她取了一個小名叫‘小細’。

    自從媽媽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人稱呼過鹿茜茜這個小名了。

    鹿茜茜鼻子一酸。

    “跟姐姐說,他是不是對你做了什么過分的事情,你才忍不住的?”鹿蔓蔓問。

    鹿茜茜不知道該怎么給姐姐說。

    在姐姐的眼里,這或許只是以往平常的一幕。她忽然的爆發,像是一個奇怪的種子。

    “我做了一個夢。”鹿茜茜咬著枕頭角,“……他把媽媽打死了。”

    鹿蔓蔓垂下眸,伸手把妹妹摟入懷中。

    “我知道了。”

    門被敲響了。

    “蔓蔓,茜茜,吃飯了。”

    繼父沒有回來,媽媽在飯桌上,絮絮叨叨了不少,要讓鹿茜茜去給繼父道歉,讓她去把繼父接回家。

    ‘啪’的一聲,鹿蔓蔓放下碗。

    她板著臉。

    “小細沒有做錯。”

    鹿蔓蔓一說話,媽媽立即收聲,哀求地看著她。

    “他打你,你能忍,你就能忍著看他打我,打小細?我上大學后少回來,是我不想你你想妹妹?錯,只是我不想被打。”

    鹿蔓蔓言辭犀利:“小細還是高中生,未成年。她只能依靠家人生活。我這個姐姐為了自保離開,我以為你這個媽媽會保護她,你的保護就是任由她受到傷害,逼得她親自拿起刀來保護你?”

    “媽,我今年大三,下個月就去實習。我有自己的收入。如果你真的不離婚,還要跟那個人過。小細我養。”

    “這個家逼瘋一個我,總不能再逼瘋我妹妹。”

    說完這話,鹿蔓蔓抬頭:“茜茜,姐姐存了些錢,給你交住宿費。你以后住校。”

    鹿茜茜一直抱著碗一聲不吭,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她鼻子酸,眼睛熱熱的。

    她吸了吸鼻子。

    “我,我找兼職了,明天就要去。”

    “不用擔心我。我可以養好我自己。學費我考得好有獎學金,生活費我可以兼職掙,姐姐不用擔心我。”

    她抬頭看向怔怔的媽媽。

    女人長年過得不好,她比起年紀,顯得蒼老得多。從小吸收到的愚昧思想讓她面對兩個女兒手足無措,只囁囁說:“我是你們媽,我再苦再累也要養你們的,你們好好上學就行,怎么……”

    姐妹倆都沒有說話。

    家里的氣氛十分沉悶。

    姐妹倆回到房間,鹿蔓蔓翻開一個本子,寫寫畫畫什么。

    然后忽然叫到鹿茜茜。

    “你剛剛說兼職,要去做什么?”

    鹿茜茜猶豫了下。

    “去給一個歌手的mv做路人甲背景。”

    鹿蔓蔓看了眼妹妹。

    妹妹很忐忑。

    從小她就知道,妹妹的相貌繼承了父親母親最優秀的地方,十分出色。

    小的時候就有這種機會找上門來,想要讓妹妹去做童星。

    父母出于對這個行業的偏見,和對妹妹的愛護,拒絕了。

    在母親改嫁之后,在這個男人的家里,妹妹一天比一天黯淡。

    “挺好的。注意安全。”鹿蔓蔓點頭。

    “姐姐。”

    鹿茜茜吞咽了下口水,有些緊張捏著衣角。

    “我剛剛聽你說,你要準備實習了?”

    鹿蔓蔓毫無察覺妹妹的緊張。

    “嗯,下個月。”

    鹿茜茜深吸一口氣,把發顫的聲音努力壓住。

    “姐姐如果選好了,記得告訴我。”

    “還有!”鹿茜茜露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我之前去寺廟,給姐姐算了一卦。卦象說,姐姐不宜靠近有顏色名字的公司。”

    綠海。

    絕對不能去。

    鹿蔓蔓笑著摸了摸鹿茜茜的腦袋瓜兒。

    “行吧,小迷信。”

    “你手機。”

    鹿蔓蔓順手把震動的手機遞給鹿茜茜。

    “難得,你也有電話來往。”

    鹿茜茜接過來一看,聯系人是‘恩人’。

    封曜?

    鹿茜茜趕緊接通。

    “喂?”

    “今天去不了圖書館,我臨時有事。”

    男孩的聲音有些低啞。

    “沒關系。”

    “明天圖書館見。”

    “啊等等,”鹿茜茜趕緊說道,“對不起,我明天正好有點事情,后天可以嗎?”

    “你有什么事情?”

    鹿茜茜老實回答:“去兼職。”

    十月三日。

    鹿茜茜背著書包抵達夏星爍給的地址。

    是tot大樓。

    娛樂圈戲稱顏表情的娛樂公司。

    鹿茜茜剛抬腳,一個頭盔直接擋住她的去路。

    鹿茜茜微微睜大眼。

    “封曜?”

    封曜穿著黑色的t恤,單手插兜,把頭盔收回來,努了努嘴。

    “走。”

    他也來了。

    鹿茜茜眼睛一彎。

    她比預約的時間早到二十分鐘。抵達十二層,電梯門口有人來接。

    “是星爍說的學生吧。”一個衣冠楚楚的男人看了眼女生男生,笑著把人領了進去。

    這里是布置的拍攝現場,大綠棚,空中架著散發著高溫的燈,滿地都是線子。工作人員來來回回,場上還有幾個穿著漂亮的女孩子排練動作。

    鹿茜茜有些緊張,不由自主走在了封曜的身后。

    比起局促的鹿茜茜,封曜十分淡定,手插兜左右環視了一圈,讓不少人都犯嘀咕,這個長得帥氣的男孩難不成是領導來視察?

    現場的工作人員問清楚鹿茜茜的身份,立即把她拉到化妝間。

    封曜一個人站在現場,手插兜靜靜看著這些人。

    他手機響了。

    封曜拿出手機一看。

    封珩。

    手機震動了好一會兒,他垂眸,按下了接聽。

    “……”手機聽筒另一側沉默了許久,而后,“是阿耀嗎?”

    對面的青年充滿不確定問著。

    封曜滿臉不耐煩:“嗯。”

    青年吃驚不已,然后苦笑。

    “真的是阿耀,我還以為聽錯了。沒想到你真的會接我電話。我天天給你打電話,這幾年你一個都沒有接過。”

    封曜直接把這句話略過。

    “我有話問你。”

    “你是做影視方面的,那個夏星爍,你知道嗎?”

    “是星空組合那個男團的主唱?你喜歡,我給你找來。”封珩干脆利落說道。

    “你只需要把他的資料給我。”

    封曜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現場已經布置完畢。

    夏星爍換上了一身飄逸的古裝,戴著發套從化妝間走出來。

    沒一會兒,從化妝間又走出來了一個人。

    女孩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襦裙,梳著一對少女發髻,略施粉黛的臉上有著遮掩不住的忐忑。

    這一切,都讓她慌亂。

    鹿茜茜提著裙都不知道該怎么落腳。

    這里的人都很陌生,所有人都在忙著指揮現場,布置道具,只有她什么都不懂,馬上就要拿著拿把傘去站在鏡頭前,做開場鏡頭。

    “那個女生過來。”

    執行導演叫住了鹿茜茜。

    指導在旁邊指揮著她,站在假樹下撐著油紙傘,面對鏡頭緩緩抬起傘,露出眼睛。

    鹿茜茜試了幾次,肢體都很僵硬。

    執行導演連連搖頭。

    “小姑娘,你太緊張了。就一個鏡頭,做一個表情就行。”

    “那個是你男朋友吧。你緊張了就看他。笑一笑就行。”

    鹿茜茜剛想反駁說不是她的男朋友。可她抬起眸,落在封曜身上時,忽然一愣。

    封曜站在工作組身后,雙手插兜,靜靜在陰暗的角落目視著她。

    那么認真,全神貫注到一切都看不見,眼睛里只有她。

    鹿茜茜的緊張消失了。

    封曜在。

    她很安全。

    梅花花瓣飄落。

    山水畫的油紙傘邊沿緩緩抬起。

    嬌嫩俏麗的女孩臉頰微粉,豐滿的唇抿成一條線,而后,唇角上揚。

    她的眼睛目視著一個方向,盛滿星河的璀璨,蕩漾開一圈圈波浪。

    被鹿茜茜直勾勾盯著的封曜呼吸一滯。

    他大腦一片空白。

    噗通。

    噗通。

    艸。

    心跳,好像壞了節拍。

    封曜迷迷糊糊想。

    之前他做過什么決定來著?

    哦,靠近鹿茜茜的時候要克制。

    克制是什么?

    他不記得了。

    本能。

    是抓住她。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就入v啦,會爭取多更給大家的~

    微博:@歲歲千千

    希望大家能收藏一下作者專欄,點擊右上角專欄,收藏一下歲,有驚喜哦。

    接檔文《穿成反派的金主后》

    白蓁穿書了,穿成了虐文小說里一個備受寵愛的豪門小公主。

    生日宴上哥哥們弄來一群帥氣小鮮肉陪白蓁玩。

    一個不巧,白蓁發現混跡在人群中的一個清純少年,好像是這本虐文里最大的反派啊!

    眼前的少年眸光清澈,笑意溫柔,看向白蓁的目光像是看戀人一般的纏綿悱惻。

    白蓁狠狠打了個寒顫,仿佛看見了清純少年背后的小黑屋囚禁普雷各種脖子以下馬賽克。

    一不小心逼反派賣了個身怎么辦我就想知道我還能活么急在線等不等了麻煩幫我挖個墓謝謝!

    古言《禍國妖妃的職業素養》

    兢兢業業小妃子和溫柔腹黑帝王

    柳安安是藩王的養女。

    她本想好好做個女官報答藩王的養育之恩。

    沒想到及笄之年,藩王驟然去世,繼位的養兄告訴她,新帝暴戾,希望她能入宮為妃,以西施貂蟬之計,魅惑君主,禍亂朝綱,借此另立新帝,來解救受苦的百姓。

    進宮前:

    安安:“我,我要成為,一代妖妃!禍亂朝綱!打倒暴君!拯救蒼生黎明!”

    進宮后:

    安安認認真真魅惑暴君。

    每日里乖巧侍奉君王。趴在帝王膝頭,一雙媚眼含情脈脈。

    粘著君王不許早朝,不許去后宮,不許議政太晚。

    安安心驚膽戰粘著粘著,忽然發現,她好像距離妖妃有點遠,反倒變成了世人皆知的寵妃?

    和計劃的不一樣啊!

    安安拼命作死,構陷文臣,欺負武將,滿心歡喜覺著,現在總能是妖妃了吧?

    君王溫余看在眼里,輕笑:“孤的愛妃,委實可愛。”

    安安:???

    怎么妖妃沒當成,反倒是君王粘著她,摘都摘不掉了?

    感謝在2019-11-13 00:09:43~2019-11-13 21:44:2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陳陳愛寶寶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