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這男主粉我不當了 > 第一份快l落
        【臥槽槽槽槽槽槽……】

        司空緲現在的心情,  就像是被人強行喂了一顆屎味的巧克力,很難吃,卻被人捂著嘴,  不讓吐。

        可能是司空緲的目光太過矚目,傅靈靈感覺到了,她把眼睛從陸容身上移開,  移到了司空緲身上。

        她看了司空緲一眼,  先是楞了一下,  緊接著左手一叉腰,  下巴一收,  雙目一勾。

        懷著敵意與挑釁。

        這下司空緲看懂了,這是小人得志的目光。

        身為女主的傅靈靈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貴人,前腳蘇錦剛垮臺,  后腳便又找到了靠山。

        她掰了掰手指,  算上最初的假學歷事件,這是傅靈靈第三次以全新的姿態來到鼎星了吧。

        趕不走,  殺不完,每次回來還能更加強大,  就像一只湊水溝里的蟑螂。

        外邊,  是傅靈靈挑釁的眼神;里邊,  是王董事囂張的笑聲。

        司空緲只感覺,  一根碩大無比、閃閃發光的金手指正懸在空中,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居然還有膽子去反對原著時間線的大意志。

        司空緲搓了搓手,  覺得這空調力度似乎不夠大。

        懷著孕的她本來只想過佛系人生,  鼎星策劃案她都可以暫避鋒芒。奈何原著時間線不饒過她,非要懟著她戳,  她不介意用肚子再把它頂回去。

        畢竟她司空緲除了陸容,這輩子都還沒慫過誰。

        既然傅靈靈這只小強這么頑強,她完全可以用更加高級的殺蟲劑去對付。

        這樣想著,司空緲對著傅靈靈,對著她挑釁的眼睛,頭一歪,回了一個禮貌而不失優雅的笑容。

        ……

        并不理傅靈靈接下來的表情,司空緲優雅地回過頭。

        一雙又大又靈的眼睛眨巴眨巴,對著辦公室一群鬧哄哄的烏合之眾,他們把好好的董事會開成了菜市場。

        她心中嘆息,若不是陸容與陸家老頭鬧了矛盾,放棄幾千億的家產不繼承,離開那國際前十的財閥家族,也不用苦哈哈地找這群原本遠低于他們階級的人來融資。

        若不是她常年顏控得厲害,沉迷陸容的美色不可自拔,也不用放棄斯坦福的offer,生死相付地來陪陸容來創業,來日日對付這群目光短淺的摳逼。

        她輕輕屈指,輕扣了兩下桌板。

        沒人理她。

        禮貌而不是優雅的圍笑。

        她再扣了兩下桌板。

        依然沒人理她。

        她再度禮貌而不失優雅地圍笑了起來。

        然后接下來,她做了一件,讓在場所有人不得不把焦點全放在她身上的舉動。

        她站起來,一把取下充電線上面的活動木板——

        【哐當!!!】

        只聽驚天一聲,她把木板直接高高舉起,扔到了會議桌中間。

        會議室立馬安靜如雞了,所有人就跟看怪物一般看著她。

        司空緲嘴角,這才露出了真心俏皮的笑容。

        “你們終于肯聽我說話了,是吧?”司空緲彎下腰,對準了擴音器。

        她今天本來一改往日的風格,素顏上陣,又穿著素淡文雅的衣服,毛茸茸的看起來像一只兔球球,單純無害得很。

        所以董事會的人才敢騎在她頭上拉屎。

        如今她依然很文雅,無論是動作還是姿態,都凸顯一副教養很好的模樣。

        不愧是財閥陸家的養女,就算是寄人籬下的孤女,這樣十數年砸錢無數的培養起來,依然是整個華國最頂級的名媛模樣。

        可她的眼神卻完全不是這樣,那雙眼睛炯炯有神,散發著攝人的光彩。

        只要她一眼,全場的人都不得不看著她,看著她發光。

        ……

        “咳咳,王先王董事,今天鄙人想問您一個問題。”司空緲一眼,對準了方才還在談笑風生的王董事。

        王董事是董事會的董事代表,原先以挖煤起家,而后又投資房地產、娛樂圈、餐飲業等多個行業,一洗自己暴發戶的原身背景。

        他也投資過許多家公司,以他雄厚的財力,所到之處,那些經驗豐富又年長的職業經紀人無不對他畢恭畢敬。

        只有司空緲,年齡這么小,又這么傲氣。

        財閥陸家他是很懼怕,不過一個小小的孤女,吃過的鹽比他走過的路還少,就敢在董事會指手畫腳,他實在很看不上。

        “你說。”王董事背靠靠椅,拿出了多年投資人的那種唯我獨尊的氣場。

        他是投資粑粑,他說了蒜!

        “請問,在您眼里鼎星是什么地方?”司空緲毫不懼怕,開始發問。

        本來不屑于她,甚至想談笑風生的王董事愣了愣。

        “是你家?是你家飯桌,還是你家廁所?”司空緲盯著他,一字一句,聲音不大,卻足以威懾眾人,“董事會你想來就來,還要帶親戚來,真是笑掉人大牙了。”

        她嘴角一勾,勾出一個輕蔑的笑意。

        “伯利頂奢,這么大一個項目,想塞人就塞人,你當你們鄉下人吃酒席?”

        說道【鄉下人】三個字的時候,下面有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你!!!”王董事被她幾句話,脹得面紅耳赤,想要破口大罵,又怕破壞了自己形象。

        他本來就是鄉下人出身,如今西裝革履、人模狗樣,無論走到哪里,哪怕是再大牌的明星,也要畢恭畢敬叫他一聲王總。

        他在酒桌上、飯店里摸過、親過、睡過多少在電視上看起來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自己都數不清。

        何時受過這般侮辱?

        可他又不能罵,人家堂堂正正在那里講,要是罵出來,就坐實了司空緲說他是【鄉下人】的說法。

        瑪德!

        他氣得咬牙切齒,面紅耳赤,倒頭來,只能咬著牙懟回去,“你一個堂堂上市公司的執行總裁,怎么能在董事會口出狂言。”

        “這不是學你嗎?”司空緲垂耳兔式輕蔑笑,“罵你就罵你,還要挑日子嗎?”

        王董事再也受不了,就在他暴起拍桌的前一秒——

        “開玩笑的,我怎敢罵王董事你。”司空緲耳朵一聳,讓王董事的火瞬間就發不出來了。

        “只不過我一個小輩,看到長輩做錯了一些事,只得大著膽子指出來了,王董事不會怪我吧?”

        王董事一腔怒火,尷尬地立在那里。

        他也是玩弄心術的好手了,之前受了某位大人物的旨意,把傅靈靈帶到這家公司來。

        這是他第一次與這樣的大人物搭上關系,對方還許諾了他許多優渥條件,令他一時間有些飄飄然了。陸容算什么東西,不過是陸家一顆棄子,那位的兒子才是陸家真正的繼承人!

        他也不用怕陸容了,所以才有了這一次當著陸容的面,如此忘乎所以的表現。

        哪里想得到,他還沒飄幾分鐘,司空緲就拿著榔頭來了。如果他是玩弄心術的人才,那司空緲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怪胎,專克他這種人的。

        “唉,就算您是董事代表,也要遵守公司的規矩,不是投了錢,就能胡來的。”司空緲語重心長地說著。

        她一副毛茸茸垂耳兔的模樣,這樣小的年紀,臉皮嫩得跟牛奶一樣,還要裝作老聲老氣地跟比她大一倍還要多得多的王董事講道理。

        很多人當真忍不住這個笑意。

        司空緲就是給王董事下馬威,可王董事也就是拿她沒轍。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干不過司空緲。

        “我知道,我知道。”王董事也是要臉的,他知道今次若是徹底在董事會失了面子,那就再也在董事會抬不起頭了。

        所以只得受著。

        裝作司空緲這懟誅心的話講得非常有道理,他們非常老少相得。

        “我知道,每個人都有一兩個窮親戚。”司空緲沒打算放過王董,也沒打算放過門外已經赤紅了眼睛,又礙于陸容的面不敢沖進來的傅靈靈。

        “李董事、張董事都塞過人,對不對?”她轉過頭對著兩位中年董事。

        兩位被cue到的,只想屎。

        “可都是什么保潔阿姨、端茶小妹之類,大家心里都有數,親戚關系不能破壞公司的基本利益。”司空緲手指輕扣桌面。

        陸容雙手交叉,倚靠墻壁,看著司空緲的表演。

        他很少這樣認真地,觀察司空緲的一舉一動。

        因為幼年的那件事,他連自己最親近的人都不肯相信。何況是那個女人帶來的她,她還是當年那個人的女兒……

        他一直潛意識里拒絕她,一直不敢看她,一直試圖忽視她的光芒。

        可當他真正去注意她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她的光芒是這般耀眼,耀眼到……他挪不開眼睛……

        無關容貌,無關性格,光芒本身就是司空緲。

        “可塞人還是要講求基本法的!伯利策劃案,我們公司期盼已久的頂奢品牌,敢問貴侄女兒有何履歷去插手其中呢?”司空緲眼尾一掃,瞥見那早已被陸容示意保鏢,控制住了的傅靈靈。

        “她……她……”王董事滿頭大汗,他總不能說那女娃背景不一般吧。

        “我不當眾戳破貴侄女兒的履歷與之前的所作所為,已經是看在王董事是我司董事代表的面子上了。”

        此言一出,董事會開始你看我,我看你。

        所有人幾乎都有一個想法,王董事帶來的這個妹子是有瓜的!他們甚至迫不及待趕快下會,去吃這口鮮瓜。

        司空緲見最大的目的達到了,就算傅靈靈進入了伯利策劃案,她也不可能再獲得董事會的支持了,方才罷休。

        她最后撫掌,笑著站起來,“當然,我真的不反對年輕人學習。樊隨,你記得帶一帶傅小姐。”

        “我相信你們團隊還是需要一個端端茶,送送水的人。”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樊隨哪里不敢點頭,瞬間點頭如搗蒜。

        她知道,趕……是趕不走的,那就留著慢慢玩咯。@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本來她打算當即就走,給大家留一個瀟灑的背影。

        反正人是得罪完了的,到最后也不用顧忌形象——

        “啪啪啪……”她身后,想起了幾聲應景的掌聲。

        董事會的人愣了幾秒,完全不懂他們一直隱匿在背后的大boss在鼓個什么掌。

        這時候鼓掌,不是打王董事的臉嗎?

        可是如果不跟著鼓,就是不給陸董面子啊……

        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陸容早就忍王董事很久了,不趁現在給他下馬威,更待何時呢?

        董事會兩難之下,只好堅定地站隊了后者,紛紛開始鼓起了掌。

        “很好,司總的做法,才是為鼎星,為我們未來考慮的好做法。”陸容不要臉地沉穩發言,“王董事是長輩,司總一個小輩敢于諍言,給我們起了一個很好的頭。”

        “同時,我們也要學習王董事善于聆聽接納的大度。”

        司空緲這輩子都沒得到過掌聲,這掌聲還是陸容帶頭鼓出來的。

        她有點呆呆的,撓了撓腦袋,像個驀然得到了小紅花的小學生。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雖然她知道,自己似乎成了陸容宰王董事的刀了,不過和人battle也能得到鼓勵,她……意外收獲了這些日子以來的,第一份快落。                                                                "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黑龙江福彩35选7开奖结果 吉祥棋牌游戏大厅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弘业股份股票 30选5走式图 欢乐岛棋牌游戏中心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 上证指数 用上期奖号计算下期 填大坑棋牌玩法 下载白城麻将 江西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海王捕鱼九游最新版 喜乐彩官网 JJ斗地主 大众麻将规则 广东11选5预测杀号专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