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晚上,傅靈靈翻了一晚上的鼎星傳媒歷年來的考試題和面試題。

        她這一年來投了大大小小無數簡歷,都因為學歷原因被退了回來。鼎星傳媒是她大膽冒填簡歷后,向她拋出橄欖枝的最好的公司,也是她最想去的公司。

        鼎星傳媒是業界炙手可熱的當紅辣子雞,它的工資幾乎是業界的天花板,里面也充滿了機遇與機會。

        傅靈靈說到底,還只是一個小女生,對娛樂圈充滿了向往,就像是向往一個星光熠熠的明天  。

        ……

        與此同時,半夜十一點。

        鑰匙孔轉動,男人自黑暗中隱出,他疲憊地扯了扯領帶,想喊一個人的名字。

        喉頭轉動,他突然想了起來,神色從恍惚慢慢變為鋒利的嘲諷。

        昨日之事不可留,那個人,是她自己要走的,他不允許自己想起這么一個人來。

        房子很大,上下兩層,司空緲住樓上,陸容住樓下。

        以前買的時候,本來說是要用作工作室的,后來融資成功,在楓林路盤下一座小樓,這便理所當然成了陸容與司空緲的兩人居。

        房子里面頗為精致,一層不染的木地板,寬大干凈且套有布套的皮質沙發,明幾上英文書堆放得整整齊齊,像是最高級的樣板屋一樣完美。

        因為兩個人工作都忙,他拼命,司空緲比他更拼命。這座小公寓除了睡覺,沒有其他任何用途,連吃早餐,兩人也在公司解決。

        陸容坐到沙發上,仰著頭,下顎骨線條分明,從鼻梁到下巴再到喉頭,一路走來行云流水,慵懶頹廢之間,自有一股肆意風流,清俊無匹的味道。

        周圍沒有人,連一盆植物,一只動物都沒有。

        陸容以為和司空緲住的這些年,已經夠呆板無趣,沒有人情味的了。他都沒有見過比司空緲還沒有女人味,甚至人味兒的女人。

        和她的交集,無非是早晨偶然的碰頭,與夜里入睡之時,聽到她鑰匙孔轉動的聲音。他一度認為,有沒有司空緲這個人,于這所公寓都沒差的。這只是一所臨時落腳的地方,陸容壓根沒把它當家,他印象中的家應該是溫馨和睦的,決計不是這樣冷冰冰的。

        可直到司空緲一夜之間離開,他才感受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孤獨。

        房間里沒有一個人,連回聲都欠奉。

        手機不停地閃爍,陸容跌跌撞撞站起,行至冰箱去了瓶冰啤酒,邊喝邊劃開手機。

        是那個【干掉司空緲】的群。

        陸容這個人酒量不行,基本一喝就倒,他喝了一口,就有點上頭了。

        群里又是999+,這一群人自從發現他加入后,并沒有阻止他們討論司空緲,于是認定陸容是跟他們站在一伙的。

        有了董事長“撐腰”,大家開始更加努力地黑起了司空緲。都在討論司空緲的反常,把她以前的舊事拿出來,捻開了又揉碎了地反復鞭笞。

        陸容一下子收到了很多很多他不曾看見的司空緲——高傲得目中無人的,只知道加班吸干社畜血的,權力欲熏天的,還有更為妖魔化的一些形象,在眾人的連番吐槽中,躍然眼前。

        想不到司空緲是這樣一個人……陸容耳朵紅紅的,臉頰紅紅的,連眼皮都染上了玫瑰色的紅,瞧起來殊|色|誘|人。

        他一閉上眼睛,就會回想起那個酣暢淋漓的夜晚。一開始是斷片了,可是越到后來,那畫面就越來越多地浮現在眼前。倒不是身體上有多舒服,他和那女人都是頭一遭,痛比快樂要多得多。

        只是那女人在最痛的時候,眼睛亮晶晶的瞧著他,一聲聲地喊著,“阿容,阿容,阿容……”

        陸容黑色的瞳仁燃燒著火焰,他光是想起那時她的聲音,她的眼睛,就渾身發熱——

        【瑪德!】

        【誰能想到這女的提起褲子就不認人了呢?!】

        屏幕不斷閃爍著光芒——

        廣告部-明月:【你們說女魔頭到底是這一天反常,還是以后都這樣蛇精下去了?】

        辦公室-阿朱:【那就要看龍騎士給不給力了。】

        陸容一抹一絲不茍的發型,他傲嬌地想,著想得倒美,他就算是死,就算是一輩子只能用右手當老婆,他也不會讓司空緲得逞第二次。

        何況他行情還不錯,至少這些年來倒貼的名媛、明星乃至素人都不計其數。

        辦公室-肯迪:【明天公司新人面試,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裝的,是不是真的放權,明天看她到底插不插手新人面試就知道了。】

        在群里,一般部長級以上的都不會貿然講話。

        辦公室的肯迪是部長級別,說這句話也是試探,試探群里其他高層的態度,以及董事長陸容的態度。

        辦公室-青青:【對鴨對鴨,女魔頭每次招新,不是都要親自挑選她的心腹嗎?】

        公關部-老陶:【最后那些“心腹”要么辭職,要么叛變。】

        藝能部-冉冉:【扎心了,老鐵,看破不說破。】

        有些話,是對著陸容說的,陸容摩挲著屏幕,瞧著【司空緲明天可能去觀摩招新】幾個字,心中若有所思。

        作者有話要說:  更一個短章,狗子繼續碼字拉,拜拜啦~!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今天麻将财运方位 刮刮乐图片 免费玩麻将 市场配置资源 低调赚大钱的灰色行业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体育新闻德甲 pk10微信群 游戏大众麻将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信誉比较好的打鱼平台 吉祥棋牌下载最新版 北京赛车5码永久公式 中超最新积分榜中超赛 熊猫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