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玄幻言情 > 科舉逆襲:最強女首輔 > 180.180:你這是開過光的眼睛吧?(4更)
    程卿沒說同意,也沒說反對,不輕不重轉了話題,讓破釜沉舟的紀皓很是失落。

    被未來小舅子抓住,賞玫瑰是別想了,程卿說幾句客氣話就要送客,紀皓走時一步三回頭的,卻也沒過多糾纏。

    大娘子口干舌燥,偏偏程卿一個字都不問她,只審了紀皓。

    也不知紀公子同小郎說了什么。

    崔彥問程卿咋想的,程卿呵呵笑:

    “等明年鄉試后再說吧,他都沒問過家中長輩意見就說要求娶大姐姐,萬一他家不想和程家結親呢?”

    紀皓同意不納妾不找通房沒用,這條件還得讓紀家長輩知道。

    不要婚前答應的挺好的,婚后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什么長者賜不可辭,程卿連聽都懶得聽。

    雖然她是不介意讓姐姐們和離,但能好好的白首到老,為什么要折騰和離?

    有些話還是婚前就說好,不僅要未來姐夫知道,未來姐夫家中長輩也要知道,全家都同意程卿家的要求才行。

    所以程卿急什么急啊,她今天就是撞見了大姐談戀愛而已,犯不著扮演惡人。

    戀愛和結婚是兩回事,大姐和紀皓還沒走到成親那一步嘛。

    紀皓說明年鄉試后求親,正好方便程卿考察對方。

    程卿不與大娘子說紀皓,見她一臉緊張,也無意令她神經繃緊,就轉移話題請大娘子賞香露。

    “薔薇香露?”

    說起薔薇香露,大娘子還有一段不愉快的記憶,前未婚夫齊延松就送過她一瓶次等的薔薇香露,被程卿打碎了。

    齊延松雖是她親表兄,自從退親后她與齊家并無來往。

    程知遠追晉后,齊家那邊可能也是先前把事情做的太絕無顏吃回頭草,沒有跑來和程家恢復走動

    這樣也挺好的,大家各自相安無事。

    程卿這個薔薇香露和齊延松送的那瓶差別太大了,大娘子一聞就很喜歡。

    “小郎,你讓人種這么多花,就是要蒸取香露?”

    如果僅僅是自用,那這滿山的玫瑰花能做許多瓶,大娘子猜測程卿是要做香露去賣。

    當著崔彥的面,大娘子不好質疑程卿,心中卻打定主意要私下里勸勸程卿,銀子夠用就行,不要耽誤了科考正事。

    “是啊,那些花開在枝頭,謝了也就謝了,不如把它們的芳香長久保留下來。大姐若喜歡,也給母親和二姐、三姐她們各自帶一瓶回去。”

    大娘子意外,“小郎你不回家?”

    程卿看看天色搖頭,“不回了,我和崔彥還有別的事,下月放假再回家。”

    大娘子松了口氣。

    小郎不回家,給了她緩沖,讓她有時間主動和母親交待紀公子的事。

    大娘子看程卿的眼神中充滿感激,程卿卻把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包括趕車的車夫,都叫到跟前:

    “這是第一次,只扣你們半年月錢,讓你們長點記性。若有第二次……不用我細說了吧?”

    從丫鬟到車夫,全都低著腦袋,一個為自己辯解的都沒有。

    紀皓都送了大娘子到莊子好幾回,他們又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苗頭。不過是大娘子不許他們說,他們就閉緊了嘴巴真不說,把整個程家其他人都瞞在鼓里。

    程卿不在乎大娘子是不是談戀愛了,她怕大娘子是一葉障目,若哪天鬧出什么事,家里上下都沒有心理準備。

    這些丫鬟和車夫聽大娘子的話沒錯,但這么多人都沒有一個知道輕重的,程卿第一反應是全賣掉換新人,又怕賣出去后這些人拿大娘子和紀皓的事添鹽加醋胡說,這才只罰了月錢。

    程卿覺得不會有人會跟銀子過不去,做的對就賞,做錯了就罰,多來幾次,再笨的人都會長記性。

    唉,她真是一個和善的主人啊。

    大娘子欲言又止,程卿也只當沒看見,和崔彥一起離開莊子,卻見崔彥隔一會就去摸下脖子。

    程卿奇道:

    “你是不是在花叢里招了蟲子,總摸脖子做什么?”

    崔彥干笑一聲,“好像是有點癢。”

    這人是不是傻啊,癢不癢還能是好像?

    程卿多問兩句,崔彥才委屈道:“你把你家丫鬟們嚇得像鵪鶉,扣了她們半年月錢,一個個還感激你,你捏著她們身契,她們自然不敢出去瞎說。我把紀皓和你大姐姐的事看在眼里,你又沒有我的身契,我怕你滅我口……”

    程卿想捶他。

    惡意賣萌最是可恥,還說人家紀皓是傻狍子,崔彥應該找面銅鏡照一照自己。

    這是減掉了肥肉,還把腦子一塊兒減掉了?

    程卿陰陰一笑:

    “要滅你口哪里用抹脖子,血濺一地多臟啊。”

    所以程卿打算用什么辦法滅他口?

    崔彥腦子里忽然竄出一個想法,若是用先前那眼神瞪他,估計他是挺不住太久的,那應該比給他下毒還有效……啊啊啊,不能再想了,越想越奇怪,他的心跳都加快了!

    一定是天太熱了,崔彥覺得自己臉好燙!

    崔彥若和俞三交好,就知道俞三先前就有了和他差不多的病狀,不過崔彥和俞三相互看不順眼,是不會湊在一起交流病情的。

    有一種病,叫‘程卿病’,患者因和程卿接觸過久而感染此病,患者時而心慌氣短,時而臉紅傻笑,眼下來看,此病似乎具有很高的傳染性啊!

    ……

    在大娘子踟躕要如何向柳氏坦白時,程卿已經讓人弄到了紀皓的詳細情況。

    紀皓的確是宣都紀家人士,致仕紀老尚書的侄孫。

    這小伙子沒有什么大毛病,紀家也不是什么惡形惡狀的人家,相反,致仕的紀老尚書和何老員外一樣熱衷于鋪橋修路,紀家在宣都府的名聲很不錯。

    只一點,紀家男丁不興,紀皓那一房,除了他,全是小娘子。

    紀老尚書熱衷于鋪橋修路做善事,也是年過古稀,還沒有自己嫡親的孫子……司墨支支吾吾:“小的聽說,紀公子可能要兼祧兩房。”

    兼祧?

    大姐是長了一雙開過光的眼么,一談戀愛就挑戰這么個高難度?

    紀皓說不納妾不找通房時神情很認真,程卿都相信了。

    現在看來,姓紀的真沒有撒謊——一個人本來就能娶兩個妻子,他不納妾也他媽是左擁右抱啊!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