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第一豪婿 > 380.第380章 宜城第一婿
    一個灰色的回憶,怎能抗衡此刻的生動和自由。

    陸呈忘記自己想說什么了。

    但是毫無疑問。

    面前的女人,這一刻是深深刺在了心底。

    “何藝,我們這些天,需要做什么嗎?”他抬頭問。

    想了想。

    何藝搖頭:“不了,我是覺得,咱們接下來這段時間,想明白發生了什么最重要。”

    “嗯?”

    “媽不是對你有意見嗎?我覺得你不如趁此時間,看看有沒有狠么辦法能夠哄得她老人家高興。”

    何藝說出來自己都一偶像不好意思了。

    顯然,也是因為這個理由,剛才說話才會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覺得,有道理。”陸呈苦笑:“可我就擔心,老人家會不搭理我啊。”

    “委屈你了,陸呈。”何藝撓撓頭:“這方面我也沒什么好的辦法。只是我覺得,你到時候看吧,總不能在家里一直這么吵著過下去吧。你年輕一點,讓著點我媽。”

    何藝今天,其實是第一次為陸呈說話。

    所以陸呈也很感激,心里挺溫暖的。

    見何藝這么說,無奈下,最終也只能點頭應承下來:“我明白了,何藝你放心,我會好好的跟咱媽交流的。”

    ……

    需要討好丈母娘。

    這真不是一件好差事。

    特別是,這個丈母娘還對自己有各種意見。

    陸呈現在都可以遇見,未來的一段時間里,自己該接受怎么樣的摧殘!

    ……

    房間里。

    張桂芳已經起身坐直身子。

    將何涇源逼在身邊坐好。

    “我知道你是什么想法,我告訴你,不可能,所以你別想了。”她氣呼呼的盯著何涇源的方向。

    “也沒別的意思,陸呈肯定是不適合做女婿的。現在他們兩個反而有感情升溫的意思,我不說別的,一定要破壞他們兩個。”

    說著說著,就笑瞇瞇的朝著何涇源,狠狠的揮手。

    何涇源忍不住顫抖了下。

    “所以你這家伙,跟你說這些完全沒用的是吧。你還是不喜歡陸呈,一定要讓他們兩個分開?”

    “嗯!”

    張桂芳滿口答應下來。

    何涇源的勸說無效。

    在這種情況下。

    好像繼續說什么也沒用了。

    他就搖搖頭。

    自己走出了房間。

    ……

    何家公司這邊,何藝這幾天帶著公司的員工在跑與賀謙的合作。

    說實話。

    陸呈對賀謙這個省大佬,還是印象不錯的。

    只不過之前賀子敬對何藝有想法,才會有當時的那些事。

    好在賀謙知道陸呈的身份后,還是很識大體的。這才有了現在的這次合作。

    陸呈原本也是想跟著何藝一起跑的,幾億的大單,不能出一點紕漏。

    可是不得不說。

    陸呈挺無奈的。

    因為,他有一件更重要,或者說是任務的事要做。

    “陸呈你要跟我一起出發,我今天要去跳廣場舞,你不是說何藝讓你這幾天沒事沒工作的話,就陪著我到處走走么?那行啊,你今天就陪我去吧。”

    陸呈的眉角抽動了兩下。

    “咳咳,廣場舞……我怎么感覺自己又被羞辱了?”

    這顯然不會是什么好差事,也沒有見過年輕人跑去跳廣場舞的。

    所以陸呈的第一反應就很不對勁。

    不過這一位顯然不會在意陸呈想什么,自己去換廣場舞的衣服,順帶著準備扇子之類的道具。

    “唉……我這是造了什么孽。”陸呈覺得自己可以遇見未來會發生什么了。

    所以搖了搖頭,就走了出去。

    跑去車庫,將寶馬開出來。

    陸呈已經是抱了視死如歸的想法,所以這一路走的很堅決。

    不過想了想,看張桂芳還沒出來。

    陸呈就二話不說掏出手機給蕭媚去了個電話。

    “陸少你要跳廣場舞的大師?這個我倒是不太認識,我想想哈。”

    過了一會,蕭媚的電話就打回來了。

    “對了,咱們宜城有個在國際廣場舞大賽上獲得金獎的程老,我把他的聯系方式給你,你有什么要請教的直接找他,陸少你看行嗎?”蕭媚在電話那頭很客氣。

    陸呈眼前發光,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不懂廣場舞過去露怯,會被張桂芳不高興。

    還不錯,至少從眼前的角度來說。

    陸呈算是發現了,自己從大師那得到的一些簡單東西,應該就能夠應付不少情況了。

    “陸少你放心,蕭總已經跟我說明情況。正好我今天在你們去的鳳凰廣場旁邊有個教學,你要是有什么事處理不了,打給我就行了。”

    陸呈沒想到這一位竟然還這么客氣,自然又是一陣感謝的話。

    總算是把眼前的事情處理完畢。

    張桂芳這才慢條斯理的拿了東西出來。

    將東西提在手上,坐上了后排。

    “送我去鳳凰廣場。”她冷冰冰的說著。

    對張桂芳的態度,陸呈也早就習慣,所以壓根不會有什么不快。

    “行,我開車你放心,有什么不舒服的直接跟我說。”他就踩下了油門。

    ……

    鳳凰公園。

    雖然名字很大氣,但確實只是宜城一個不大的街邊公園,會被張桂芳選為跳舞地點,那也只是因為……

    好吧,離半山居近。

    陸呈找了個路邊停車位把車停穩,還沒說話呢,就發現張桂芳已經拉開車門走了出去。

    “唉,我之前就在想這次會發生什么。果然這就已經發生了。媽,你等等我吧。”

    陸呈追在后面喊。

    但是張桂芳還真沒有停止的意思。

    好像壓根沒聽到陸呈喊話。

    如此一來,陸呈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連忙跟了上去。

    “老張,我說你可算是來了,我們這都等你半天了。”

    張桂芳手里拉著音箱,下面有四個輪子,倒是也不費什么力氣。

    因為廣場舞,張桂芳倒是認識了一些人。

    不過大多是半山居以及周邊街道小區的,沒有張桂芳的同學,也沒有以前小區的旁邊。

    陸呈以前還不明白是為什么。

    一直到今天才知道,張桂芳這么做,晚上就是因為……

    那些人已經知道陸呈是陸家的少爺,哪怕張桂芳解釋他在陸家不受待見什么的。

    可陸家少爺的身份,他們絲毫不懷疑,依舊覺得張桂芳這是撿到寶,有個好女婿什么的。

    張桂芳索性最近不去跟她們玩。

    “咦,這后面的小帥哥是?”一群人,自然有人發現了陸呈。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