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獨占婚寵 > 第399章 巧遇無處不在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夜寒舟的侄子夜君燁,夜哲明和顧嵐的獨子。

    “臥糟,竟然在這里重遇女神了,這緣分果然是天注定的,感覺我要和女神戀愛了。”

    正時夜君燁旁邊也有人認出了舒心暖,之前舒心暖去報道的時候,他們中就有人搶著上前給她提行李的。

    “你們認識她?”夜君燁微瞇著眼眸,眸光一刻也舍不得離開舒心暖粉嘟嘟的臉兒。

    哥們幾個一見夜君燁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對舒心暖感興趣了,只要他這二世祖看上的女人,誰還敢跟他爭啊?除非活膩了。

    當即知道情況的人也不敢隱瞞,低聲道,“她是今年到京都插班的學生,之前有同學打聽過了,說是學設計的。”

    “哪個班?”

    “這就不清楚了。”

    “再去打聽,完了給我匯報。”夜君燁就是這群人中的老大,誰還敢說半個不字啊?雖然心里不甘,也只得點頭唯唯諾諾應承。

    夜君燁選了張方便看舒心暖的桌子坐下,從頭到尾那眼珠子就沒有離開過她的臉。

    舒心暖感覺到有眼睛盯著自己看的時候,正欲看過去,抬眸間竟然看到夜寒舟和墨清走進來了,頓時一張臉刷的變色。

    這男人是怎樣?跟蹤她到這里了?

    夜寒舟進來目光就落在舒心暖的身上,旁邊的蕭彥宬也看到了夜寒舟了,心里想著,哪里都能遇到夜寒舟,這巧合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人還是站起身招呼,“夜總,真是巧,又遇到了。”

    “夜總。”舒心暖也不好不打招呼,只得跟著起身。

    “你們也在這里吃午飯?”夜寒舟掃了眼大廳,又看了眼兩人桌邊的空位,“不知是否方便拼個桌?”

    “歡迎,夜總請坐。”人家都這么問了,蕭彥宬哪里好說不方便?自然做了個邀請的姿勢。

    夜寒舟也不客氣,走過來,直接坐到了舒心暖和蕭彥宬中間的空位。正好背對著夜君燁那張桌子。

    身后夜君燁早在看到他家四叔出現那一刻,就如同老鼠見到了貓兒似的,拿了一本書擋住了臉,深怕他發現自己。

    只盼著他趕緊離開。

    誰想,他竟然認識舒心暖那桌的人,還要和人拼桌,夜君燁心里狂嘔了好幾口血,最后拉了身邊的幾個人擋住他,快速溜出了飯店。

    這邊飯桌上夜寒舟坐下,舒心暖整個人都不自在了,若果說夜寒舟是碰巧到這里的,打死她都不信。

    絕對是看到她和蕭彥宬兩人一起來吃飯,趕緊跟進來了,這男人就是個霸道占有欲強到讓人無語的主。

    “怎么不見秦老師呢?”夜寒舟佯裝什么都不知道地問舒心暖。

    “她畫廊里有事,趕回去了。”都點她的名字了,舒心暖不得不回答。

    “哦,秦老師的畫廊開業了嗎?嗯,改天抽空去捧個場。”夜寒舟一路裝逼到底,自然是演戲給蕭彥宬看的。

    “謝謝夜總。”舒心暖只得道謝。

    “夜總,竟然也來這種地方吃飯,真的讓人驚訝。”蕭彥宬叫來了服務生,拿來了菜譜遞給夜寒舟,“你看這上面有沒有合你口味的?”

    “蕭總你不也來這里吃飯?”夜寒舟也不客氣,接過菜譜,隨便點了幾道菜,舒心暖一聽菜名,這不是專門為她點的菜是什么?全都是她愛吃的呢。

    剛才蕭彥宬讓她點菜,她就讓他隨便點。蕭彥宬自然也點了不少,可并不知道她的喜好。

    夜寒舟這個男人,總是在不經意間就這么撩她一下,讓她的腦子里記著的全是他的好。讓她想不感動都難。

    越是念著她的好,似乎想要疏遠他更難,她甚至想過索性就當不知道夜寒舟有未婚妻得了,和他以前怎樣現在還怎樣。

    夜寒舟自然是不知道舒心暖的心里所想,看著蕭彥宬開玩笑,“蕭總,看起來你挺稀罕小暖同學這個妹妹,丟在工作專程送她上學,你們兄妹關系處得不錯嘛。”

    舒心暖聞言,頓時心里打了個突突,記得自己她給夜寒舟說過,蕭彥宬不待見她,兩人的關系并不好。

    要是蕭彥宬沒有回答好,只怕要害死她了。

    果然——

    蕭彥宬輕輕一笑,坦然地道,“這么多年,家里好不容易才有個妹妹,自然稀罕,工作么,哪天做都可以,妹妹上學的事情肯定重于一切。”

    “咳咳咳……”舒心暖一口茶水哽在喉頭,一下子差點被嗆死。艾瑪,這回真的死定了。夜寒舟肯定以為她之前騙他了,這個男人別的什么都好,就是愛吃醋,小心眼,只怕過后會被他收拾得很慘。

    “嗯,真不愧是當哥哥的。”夜寒舟點頭,勾唇一笑看向舒心暖,眸底里危險的光芒一閃而逝,“恭喜小暖同學,遇到了這么好的哥哥。往后有你哥哥照顧,你媽媽應該可以放心了。”

    “咳咳咳……”舒心暖嗆咳著,面紅耳赤,當著蕭彥宬的面又不得不點頭贊同,“嗯……”

    “小暖,你慢點喝。”見她嗆咳得厲害,蕭彥宬反射性地起身,伸手過去就想給舒心暖拍背順氣,嚇得舒心暖頓時一張臉都由紅轉白了,她相信,要是蕭彥宬敢碰她的背,夜寒舟會恨不得剁了他的手。

    她趕緊起身躲開蕭彥宬的手,動作太快,絆倒了椅子,險些站不穩,還是夜寒舟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呃,我去下洗手間……”

    她這反應有點激烈,蕭彥宬一臉訝異,又微微有些尷尬,不過好在他快速掩飾過去了。

    等舒心暖再回到桌邊,菜已經上桌了。

    三人當即默默吃飯。

    蕭彥宬招呼了夜寒舟,又招呼舒心暖多吃點,只是夜寒舟這么虎視眈眈的,舒心暖哪里吃得舒心?

    見她不怎么動筷子,蕭彥宬還以為她當著夜寒舟的面不好意思動手,當即給她夾了好些好吃的菜到碗里來。

    頓時舒心暖就感覺到桌子底下,男人的大手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舒心暖一抖,夾在筷子上的菜都嚇掉了,她真的快哭了。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