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玄幻言情 >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 第161章 你是宮里的人?
        只見海修延淡淡一笑,渾不在意:“鄭尚書為人雖古板保守,是個老頑固,卻也只忠于圣上,我住在尚書府同在你們府一樣的。”

        “那哪能一樣?”楚枝擰眉。

        鄭尚書同海相不和,海相位高權重,鄭尚書又脾氣臭,性子倔,再加上朝中又不少老臣站在鄭尚書這,海相再厲害,也討不到好處去。

        因而兩人每每上朝,都會吵個面紅耳赤,更不用說私下里斗得是如何你死我活。

        海修延乃新科狀元,自然有不少人來拉攏他,楚枝本想著她父親不倒向任何一派,只效忠圣上,若是能住在他們家,倒不失為一個明哲保身的好法子。

        沒想到他卻選了鄭尚書。

        如此一來,怕是他被授官的圣旨還沒下來,就已經成為海相的眼中釘,肉中刺,海相一直愁找不到鄭尚書的短處,如今有了海修延,楚枝怕海相會拿海修延做筏子,屆時他夾在兩人中間最是難做。

        但海修延已經選擇,楚枝也不好多說,只能嘆了口氣:“如今朝局日漸不穩,你萬事小心。”

        海修延從來不問楚枝一個女子,為何對朝堂之事這般了解,但凡她說的,海修延都會信,因為這是救了他上次的人。

        便微微點頭,“你放心,我省得。”說罷又笑了,“我既然選了這條路,自然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

        并非海修延不住在楚府,而是不想連累楚府,只是這些他并不想對楚枝說。

        兩人就說了這一會兒話,天色便黑了。

        海修延道:“天色太晚,我先送你回府。”

        話音剛落,就見街那邊有人駕著一匹馬疾馳而來,在看到海修延后,連忙翻身下馬。

        “狀元郎,可找到您了,我們大人正四處找您,又急事相商,要您快快回府,十萬火急。”

        聞言,楚枝忙道:“既如此,你快去罷!”

        “可是你……”

        “穿過兩條街就是楚府,又不是很遠,再說街上還有人呢,不用擔心我。”楚枝一點都不在意,“何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手。”

        聞言,海修延只能點頭:“那我先去了,你一定要小心為上。”

        楚枝點頭,示意她不用擔心。

        卻說楚枝帶著冬兒,剛走沒多遠,腳下突然扔了一塊帕子,楚枝警覺抬頭向四周掃去,只見對面屋頂上掠過一塊黑色衣角。

        想來這帕子就是那人扔的。

        “姑娘!”冬兒警惕的看著地上的帕子,將它撿起。

        她怕這帕子上有什么東西,并沒有著急給楚枝。

        “別緊張。”楚枝略一沉吟,“你把帕子給我,我倒要看看這上面有什么玄機。”

        冬兒將帕子遞過去,楚枝攤開一看,竟然是一首詩: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在看到這熟悉的筆跡,和熟悉的詩句后,楚枝臉色陡然一變。

        這首詩是前世顧長宴寫給她的詩,說起來,關于這首詩,還有一段波折。

        當初她同顧長宴定親后,顧長宴便托人寫了這首詩給她,約他花燈節出去放花燈。

        只是那會兒楚枝謹記吳氏教誨,要做一個知書達禮守規矩的大家閨秀,便沒有去。

        不想之后顧長宴又寫了好幾次信來,大意就是以為自己唐突了楚枝,特地道歉,除此之外還是約楚枝出去,還說什么已經定親了,日后是一家人,如今風氣開放,自然沒那么多忌諱。

        顧長宴是京城眾貴女的心儀對象,當初能嫁給顧長宴于楚枝來說自然是極歡喜的,何況她也是女子,自然不免于俗迷戀顧長宴的美貌不能自拔。

        用孟家小姐的話來說就是,她是一個顏狗,因此才會因為顧長宴一次次妥協。

        因此在顧長宴再三約她出去的時候,楚枝毫不猶豫就點頭答應了。

        知道后來成親后,顧長宴每每說句這句詩,都會取笑她。

        是以,楚枝記得特別清楚。

        楚枝攥緊帕子,抿進嘴唇。

        她了解顧長宴,以顧長宴的性子,他絕對不會在晚上無人時,選在大街上給她扔條帕子,還經了他人之手,要知道上次顧長宴因為夢到了前世,已經找了她一次,所以以后不管發生什么,憑他那么高傲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再來找她的。

        那么,這個帕子到底是誰的?還故意模仿了顧長宴的字跡?用的又是前世顧長宴約她出去的詩句!對方給她這個帕子究竟什么意思?

        還是說……那人同她一樣,也記得前世的人,還是身邊極為熟悉,且熟悉了解到連她和顧長宴之間的事都了如指掌的人!

        思及此,楚枝不禁冷汗涔涔。

        思緒快速飛轉,她將所有可能的人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始終毫無頭緒。

        前世顧長宴娶她一事在京城掀起嘩然大波,沒人想到顧長宴會娶她,于是關于他們二人之間的事,格外關注,包括顧長宴寫詩約她出去,也被人傳了出去。

        一時半會兒,楚枝還真的不知道現下給她扔帕子的人究竟是誰。

        但她還是迅速做出決定:“你先回府,我去辦件事,若是我在寅時還未回府,記得去侯府找韓湛!”

        楚枝深夜出府這事勢必是不能被人知道的,但她若那時候還回不來,必定是出了什么意外,而她能找的只有韓湛,也只有韓湛最合適。

        此時連楚枝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下意識最相信的人,只有韓湛。

        “不可啊姑娘!天色已完,萬一出了什么事怎么辦?”冬兒急道,“不行,您不能去!何況您連是誰都不知道,這事明顯不對勁,您千萬不能中計了。”

        “無妨,我自有考慮。”

        楚枝如何不知道對方事故意引她中計,但這件事太過詭異,若是對方真的同她一樣,乃重生而來,這將會發生什么樣的后果,楚枝想都不敢想。

        對方既然這么想叫她過去,那她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

        待冬兒走后,楚枝往那人消失的方向去了。

        那條街后面乃北城乞兒街,最是魚龍混雜。

        為了不被人認出來,楚枝用簪子一劃,撕下一塊裙角,遮住面容,只露出一雙眼睛。

        她并沒有去尋那人去了哪里,敵暗我明,對方能引她過來,自然在暗中候著,她只需要靜靜等著便可。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幸运农场今天开奖查 欢乐来斗牛棋牌 今日推荐股票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软件 股票入门知识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首页 河南福彩22选5幸运之门 捕鱼斗地主现金手机版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十一运夺金最稳定玩法 心悦吉林麻将官网 516棋牌游戏官方版 11选5新疆爱彩乐 网盛棋牌下载18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