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玄幻言情 >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 第160章 又見海修延
    冬兒瞬間小聲道:“姑娘要不咱們重新換件衣裳?”

    若是別人也就罷了,偏偏是六姑娘,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罷了。”楚枝搖頭,再回去換衣服,時間肯定不夠用,便道,“不過一件衣裳罷了,還是看院子重要。”

    說罷就帶著東兒出府了。

    說來也巧,兩人在西市入口碰到了一起。

    楚枝這才發現,何止是衣裳一樣,連梳的發髻都一樣,都是單螺髻,只是楚曦簪的是四皇子妃特地賞下來的金鑲玉的鳳釵,楚枝只是用一支檀木簪子將頭發挽起。

    雖然簡單樸實,卻比楚曦飄逸。

    見兩人裝扮相同,楚曦臉色微變。

    倒是楚枝笑了一聲:“好巧,沒想到在這里碰到妹妹。”

    “姐姐。”楚曦扯了扯嘴角,她深吸一口氣,想努力叫自己淡然,可垂在身側的雙手還是忍不住發抖。

    好在楚枝還有事情要忙,打聲招呼之后就走了。

    楚曦這才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一陣清風吹來,竟發現后背的衣裳都濕了。

    弘法寺那件事過去了這么久,可楚曦還是不能釋懷,妹妹見到楚枝就渾身僵硬,不可抑制地想起她毫不留情將自己推下懸崖的感覺。

    “姑娘……”見楚曦臉色難看,書棋擔憂道,“要不要奴婢陪您回去休息一下?”

    “不必!”楚曦吐出一句話來,“走吧,切莫叫殿下等久了。”

    書棋嘟囔了一句:“五姑娘真是的,闔府都知道您喜歡梨花圖樣的衣裳,那么多姑娘都避開梨花,唯獨五姑娘挑了這個來穿,要知道您可是被四皇子妃親口夸贊穿梨花繡樣的衣裳好看的。”

    五姑娘她這樣分明是沒將她們姑娘和四皇子妃放在眼里,是赤、裸、裸的挑釁!只是這樣的話書棋哪敢當著楚曦的面說,只能在心里暗自嘀咕。

    楚曦臉色微變:“休要多話!”

    “姑娘恕罪!”嚇得書棋連忙禁言。

    楚曦咬了咬牙,帶著書棋往同四皇子約定的地方去了。

    這廂,冬兒問楚枝:“姑娘,您說六姑娘來西市做什么?”

    “想知道?”楚枝挑眉,“想知道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

    冬兒笑嘻嘻道:“聽姑娘這意思,您肯定知道。”

    楚枝但笑不語。

    卻說兩人看完院子后,已然日暮。

    剛從城北出來,就碰到了海修延。

    只見他對面站了一名雙十年華的女子,容貌俏麗,沉穩干練,兩人不知道說了些什么,那姑娘就將一個荷包塞到海修延手里后急匆匆走了。

    海修延拿著手中的荷包,看了許久,才放入懷中,小心翼翼,可見他把對方送的這荷包,看的極為重要。

    他剛一轉身,就看到街角站著的楚枝。

    橘紅色的晚霞映襯著靛藍色飄黑的天空,楚枝一襲素色煙籠紗,飄逸宛如跌入塵世仙子,眉眼間卻又帶著英氣,一雙秋眸宛如寒霜過后的暖陽,明亮又堅韌。

    “你怎么到這兒來了?”海修延眸光微閃,上前兩步,笑著問道,“天色已晚,就不要出來走動,當心安危。”

    楚枝明白海修延怕是知道自己撞見了方才那一幕,否則也不會這般說。

    便如實說道:“我爹娘不日就要搬到京城來,我特地出來相看一下,有沒有適合他們住的院子。”

    海修延見楚枝表情,就知道她又多想了,可方才的事他又不好解釋,也不方便,便故作不提,大家都當做沒發生過。

    只聽海修延笑道:“這等事情何苦你親自跑一趟?交給李志去做最為方便,他如今對京城比你還要熟悉,你天天呆在府中,一不小心就被人蒙騙了,還不如李志呢!”

    楚枝略一想,也笑了:“倒是我想岔了。”

    “你一心為你爹娘,情理之中。”海修延道,“趙家三公子才學了得,為人刻苦,又得了二甲第九名,太傅看了他的文章極為中意,直言有治國之謀略,我估摸著,他日后怕是前途無量。”

    楚枝打趣道:“再前途無量,能趕得上你這狀元郎?你可是要入翰林院的人,六品的官呢!”

    只比她父親低了一品,須知他父親可是做了幾十年的官,才爬到了五品的位置。

    海修延但笑不語。

    楚枝知道他日后是要封侯拜相的,便不再多言,只是道:“再過幾日圣旨就會下來了,你也不必再去莊子忙了,這段時日來多虧了你,我……”

    “你這是何意?”海修延的笑容漸漸隱去,“可是我做錯了什么?”

    這話問的楚枝莫名其妙:“沒有啊!你怎會這么問?”

    “那你為何不叫我去莊子了?”海修延抿緊嘴唇。

    楚枝笑:“你莫要誤會,我沒有旁的意思,不過是想著你新官上任,必定會忙的腳不沾地,朝堂上腥風血雨,稍有不慎就是萬丈深淵,你既然走了這一步,勢必要用心謀略,我不想你分心罷了。”

    寒窗苦讀,多少個頭懸梁錐刺股的夜晚,才換回來今朝這番成就。

    讀書苦,后面的日子更難。

    海修延抿了抿嘴唇:“沒有。”

    “嗯?”

    “沒有分心。”海修延輕咳一聲,將頭偏向一旁,“姑娘不必擔憂我,當初既說了要幫你把這件事做起來,就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他說完怕楚枝多想,又補了一句:“何況這事于我也有好處。”

    楚枝瞬間想到,前世的海修延就是同韓湛上了戰場,他作戰謀略叫不少人為之臣服,誰也沒想到狀元郎出身的他竟然與兵書如此精通,是個作戰的好謀略,從而成為韓湛手中最好的一把刀。

    也是韓湛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看來海修延天生是做軍師的料,即便再來一次,她也無法阻擋他前進的步伐。

    思及此,楚枝便點頭:“你若愿意,我自然是極歡喜的。”

    海修延嘴角微微上揚,他輕咳一聲:“多謝姑娘不嫌棄。”

    楚枝見這人又開始自謙,便無奈失笑,問道:“聽說你近日住在鄭尚書府中?”

    “正是。”海修延點頭,“怎么了?”

    “先前叫你來府中同我大哥一塊兒你不肯,如今卻住在尚書府,怕是……”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