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玄幻言情 > 山野漢子旺夫妻 > 第185章 斗獸(1)
    結束了一天的訓練,廖虎等人殷勤地伺候了沈嘯洗漱,然后幾人就圍著沈嘯打算問他情況。

    “沈爺,四下都檢查了,沒有人。”

    沈嘯道:“聶廣去外頭守著,若是有任何人接近,就用我交你的方法報信兒!”雖然以他的能力是能察覺有沒有人靠近他們的房間,但是沈嘯還是要做出這樣的安排,目的也是訓練他們的警覺性。

    有些事兒不是說他不需要下頭的人就能不做,人總是有失查的時候,謹慎些總是對的。

    聶廣領命,他穿上衣裳等著寒風出門,找了個地方躲起來,瞪大了眼睛盯著周遭。

    “找到出路了,只是這個天氣我能全須全尾地走出去,但是你們不能。”沈嘯道。

    三人聞言先是失落,但這股失落馬上就消失了,既然沈爺說能走出去就能走出去,只要天氣暖和起來他們就有機會。

    沈嘯又道:“這次時間段,太過于匆忙,沒有機會去幫你們看一眼家人,等以后找機會吧。”

    聞言,幾個人激動地道謝:“多謝老大!”

    “多謝沈爺!”

    “去把聶廣叫進來。”事兒說完了,聶廣也不必在外頭吹冷風了。

    聶廣回來后,仇大山就湊在他耳邊用極小的聲音將沈嘯之前跟他們說的話告訴了聶廣,聶廣聽了高興極了,老大太厲害了,竟然找到了出鬼營的路!

    “老大,我們覺得馮永勝不安好心!”躺在床上,廖虎率先開口。

    “我知道。”沈嘯道,馮永勝的惡意十分明顯,他又不傻,自然是能感知到的。

    “老大,他們是不是就想讓咱們死?之前說了訓練兩個月才會進行第二次考核,但如今哪里有兩個月?”

    沈嘯扎刀:“早幾天晚幾天有啥區別?即便是再給你們兩個月時間,你們的能力也不可能立刻提升。”

    眾人:……

    胸口飆血。

    “沈老大……”陳富俊有些哀怨。

    哎,他們是很弱雞,這是事實。

    “放心,有老子在不會讓你們死的!”

    沈嘯這句話如同一根定海神針,幾個人頓時就把心放進肚子里,穩穩當當地揣著。

    “只是老子能保你們一時,保不住你們一世,你們自己若是不努力……戰場上刀劍無眼,死是遲早的事情。”沈嘯強調,他手下不要廢物。

    若不是這會兒在鬼營他一個可用的人都沒有,怎么能看上這四個棒槌?

    當然了,這四個人用好了作用也挺大的,畢竟他們都是新來的,一起被排斥,一起被當做砧板上的魚肉,也就更容易擰成一股繩,同仇敵愾,一致對外。

    兩天之后,五人迎來了第二次考核。

    鬼營之中押注之風興盛,根本就沒有人壓制,第二次考核對鬼營的這些兵來說就是一場狂歡。

    整個鬼營的士兵都放假,聚集在斗獸場等待觀看比試。

    血腥盛宴即將開始,貴賓席上,千戶聞烈帶著兩個副千戶,十個百戶,兩個鎮撫依次落座。

    等他們落座之后,就有士兵端著盤子過來了。

    因著是馮永勝手下的人參與斗獸,所以這場斗獸由他主持。

    他招呼士兵跟在他身后走到聞烈身邊,滿臉堆笑地問:“大人您看好誰?也跟咱們一起樂一樂。”

    聞烈的興致很高,他笑道:“咱們鬼營已經有一陣子沒有進新人了,這斗獸起碼都隔了一年才有得看。

    這樣吧,討個好彩頭,我就每人押十兩銀子,押人勝!”

    “哈哈哈……大人真是仁心仁德,屬下佩服!”

    呸!

    馬屁精!

    真仁心仁德的人能當鬼營的頭頭?能弄出這般毫無人性的考核辦法?不少人都在心里唾棄馮永勝。

    “千戶大人愛兵如子!”

    “咱們鬼營在千戶大人的關懷下,士兵們有酒肉吃,有女人睡,別的地方拍馬都趕不上!”

    “是啊,千戶大人是我等人生中的明燈,指引著我們前進的方向,屬下一輩子誓死追隨千戶大人!”

    “屬下對千戶大人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馮永勝:……

    艸!

    搶老子的馬屁!

    大家一邊拍馬屁,一邊不約而同地每個人都押五兩銀子,押人勝。

    千戶的步伐要跟上,千戶的決策要擁護,千戶的思想要領悟!

    這是臺面上的,臺面下他們都吩咐了心腹去買野獸贏,下的可是重注。

    這一次絕對是他們發財的機會!

    等比試完了……嘿嘿,少說能賺一千兩銀子!

    十個百戶每個人心里都美滋滋。

    “……斗獸比試正式開始!”下注都結束之后,馮永勝就宣布比試開始。

    傳令兵手中的旗幟揮舞,廖虎頭一個進入中間的大鐵籠。

    鐵籠的一側連著墻壁,墻壁那頭有鐵柵欄攔著。

    他緊張地握著手中的刀,頭上的冷汗直冒……等鐵柵欄打開之后,廖虎死死地盯著盡頭的黑洞。

    不一會兒,黑洞中傳來野獸咆哮的聲音。

    聽到聲音廖虎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是熊的聲音。

    是熊發怒的聲音。

    廖虎的腿有些發軟,腦子一片空白。

    熊這種動物不是每個獵戶都有膽子去獵殺的,除非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工作,陷阱什么的提前布置好,然后幾個人一起分工合作……

    若是一個人單獨進山遇到了熊,那只有立刻想辦法逃命!

    恐懼隨著一聲大多一聲的咆哮將他籠罩起來,不過片刻,冷汗就打濕了他的內衫。

    打濕了他的頭發。

    一滴滴的汗水順著他的鬢發滾落了下來。

    看臺上,軍漢們十分興奮,等到一頭巨大的黑熊出現在出口處,場上就爆發出來一陣高過一陣的尖叫聲。

    “扇死他!”

    “把他的腦袋拍爛!”

    “抓爛他的肚子!”

    “哈哈哈……這頭熊上次一把掌就把那新兵的腦袋給拍稀碎,跟拍冬瓜似的!”

    “嘖嘖,你不是獵戶嗎?你上啊!你躲啥啊!”

    “他會不會尿褲子?”

    “會不會把屎拉到褲襠里?”

    場上的軍漢們興奮極了,他們的吼聲越大,鐵籠里的熊就越焦躁。

    而廖虎這會兒用嘴巴叼著刀,爬到了鐵籠的頂端,大黑熊在他身下揮著大爪子,好幾次都夠著了他的衣裳,沒幾下他背上的衣裳就被抓得稀爛。

    看臺上的人都在等他力竭摔下去。

    陳富俊等人在外頭看得頭皮發麻,一顆心高高地為廖虎懸著。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