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玄幻言情 > 這個王妃路子野,得寵! > 第588章 什么是理所應當?
    惡婆娘嘛,有事沒事兒就油炸個小鬼下酒。

    欺負人是家常便飯。

    更何況欺負一個熊孩子。

    那是半點心理負擔都沒有,啪!

    揮手一個巴掌,直接把云奕歡給打懵了。

    銀華和亦雙咬著下唇,有些不忍,但都沒有發聲。

    子不教父之過,云中月這渣男渣爹已經挨了打,但都于事無補了,云奕歡已經成這狗樣子了!

    顯然,這小半妖是在蜜糖罐子里養大的。

    她于人間王府生活,又有妖力傍身,靈智比同齡的人族小兒不知長多少。

    向來只有她給人難堪、收拾別人的,何曾被人給打過!

    青衣這一巴掌把她打懵的同時,直接把這小半妖身上的戾氣給打了出來。

    她本就在蛻鱗之期,身上妖性濃烈,殘暴弒殺。

    這會兒如何按捺的住?

    眼中兇光一閃,便想隔空取物,御起邊上的瓷枕,直接將眼前這給自己巴掌的女人開瓢!

    結果……

    場間死寂的尷尬。

    那瓷枕紋絲不動。

    青衣眨巴著眼笑瞇瞇的看著她,柔荑玉手又舉了起來,“猜猜這又是什么?”

    云奕歡露出畏懼之色。

    “你要對我做什么?!你別過來!”

    啪——

    又是一巴掌甩她臉上,不過這一次換了一面。

    青衣眼中沒半點憐憫之色。

    云奕歡捂著臉,雙目發紅,“賤女人,我要殺了你——啊!”

    一聲慘叫,青衣掐住她的脖子,直接將她腦袋對著瓷枕就是一砸。

    預想中血光四濺的樣子沒出現,倒是那瓷枕碎了。

    惡婆娘一挑眉:“喲呵,頭鐵嘛。”

    云奕歡面容猙獰,身上妖氣彌漫。

    哪有一點小孩子該有的天真爛漫,那兇神惡煞的樣子,簡直就像一個要吃人的孽畜。

    她做的那些事兒來看,說是孽畜都不為過了。

    青衣掐住她的脖子將她直接丟到地上。

    亦雙和銀華咬牙看著想要求情,但青衣一個眼神過去,他們全都定格在原地,屁都不能放一個。

    黑色的業火形成火牢,將云奕歡困在中間,她那猙獰的小臉上終于露出了畏懼之色。

    但即便恐懼,她的暴戾之氣仍沒半點衰減,對著青衣破口大罵起來。

    那些臟話葷話罵的叫個精彩,青衣聽的是眉梢直跳跳,甚是愉悅。

    不曾想有朝一日會從一小屁孩身上學習罵人術語。

    “家教很棒棒哦。”青衣瞥向旁邊的云中月,笑的意味深長。

    云中月難堪的說不出話來,臉上一陣火飄火辣。他看著被業火困在中間不斷哭罵的云奕歡,心疼不已。

    “長公主,你放過奕歡吧!千錯萬錯都是我這父親的錯!是我沒有把她教好!”

    “影兒,影兒你替奕歡求求情,你是看著她長大的啊!”

    周薔影抿著唇,沒有說話,看著云中月不斷哀求的樣子,眼神晃動了一下。

    正要開口,卻聽他哭喊道:

    “她只是個孩子,她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她年紀還小,她不懂得,你原諒她好不好?!”

    “我替她向你賠禮道歉!”

    那一剎,周薔影心像針扎似的疼。

    難以言語的怒火涌上心頭,她憤然的看著云中月:

    “她是個孩子!她不懂事?!她是半妖!動一動手指頭就能捏死我!”

    “她的命是命,我腹中未出世的孩兒,難道就不是命了嗎?!”

    “云中月,你的確該向我賠禮道歉!”

    “可是,有些事不是你道歉就有用的!你道歉能換回我孩兒的命嗎?!”

    周薔影冷笑了起來。

    “你們父女倆的死活與我都沒半點關系,你求錯人了。”

    說完,她冷漠的閉上眼,連多看他一眼都覺得惡心。

    業火火籠里,云奕歡聽到這些話半點悔過之心都沒有,反還繼續怒罵起來:

    “你這賤女人生出來的賤種本就該死!”

    “要不是我娘死了,你憑什么爬上我爹的床!不過就是個卑賤人族罷了,我讓你活到現在都是仁慈!”

    “奕歡!你別說了!”銀華急忙道:“事到如今,你怎還不知悔改!”

    “小舅!”云奕歡怒吼道,看他們的目光中還帶著怨憤:

    “你們是也倒向那個惡女人嗎?我才是你們的侄女,你們快救我出去!”

    “惡婆娘你等著,只要我出了這個火牢,我一定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青衣輕蔑的看著她,“不但頭鐵,還嘴硬。”

    業火牢籠再度縮小,云奕歡整個人尖叫了起來。

    業火所灼燒的乃是魂魄,那種痛苦,比千刀萬剮還要刺激。

    云中月在旁邊不斷替自己女兒求饒,青衣冷漠的看著他:

    “陰司有序,事論因果。她害人性命,理當受業火所焚,墮陰司入磨盤地獄,斷輪回之機。”

    “你替她求情,是要替她承擔這些責罰?”

    云中月的哭求聲猛地窒住了,嘴唇顫動了兩下,下意識看向火牢中痛苦哀嚎的云奕歡。

    邊上的銀華和亦雙再也看不下去了,齊齊跪地。

    “青衣王陛下,我們知道奕歡罪有應得,那些罪過我們愿替她去受,磨盤地獄我們下,只求您饒她一命!”

    一面是姑姑與小舅,一面是親生父親。

    一面毫不猶豫,一面吞吞吐吐。

    真情和假意,就怕對比啊。

    青衣垂眸笑了起來,顯出幾分譏誚來。

    “光你們兩條小雜魚可不夠。”青衣睨向云中月:

    “養不教父之過,要我法外開恩饒這小半妖一命可以,但其父必受其罪!”

    “云中月,你這般疼愛你的女兒,替她去陰司里走一遭,在那磨盤下碾破皮肉,挫斷筋骨,想來也是情愿的吧?”

    云中月的臉色一剎變得煞白起來,嘴唇都止不住顫抖。

    他不敢直面青衣的目光,躲躲閃閃間,看到自己女兒。

    “爹爹,你不是最愛我的嗎?”

    “只是去磨盤地獄受點折磨罷了,你快答應啊!我要頂不住了,我快要被燒死了!”

    “云中月,你到底是不是我爹!!”云奕歡厲聲大叫起來:“答應她!你快答應她!!”

    “啊啊啊——你說話啊,你要眼睜睜看著我去死嗎?!”

    云中月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云奕歡。

    “我是你的親爹,你怎能如此理直氣壯的讓我替你去死?!”

    “為什么不能?!你說過我要天上的月亮你也會摘給我,現在只是要你舍命救我而已,為什么不行!!”

    云奕歡瘋了一般怒吼著,那般理直氣壯,那般理所應當。

    父母之愛子,愿為其粉身碎骨。

    子之愛父母,敬忠敬孝。

    然這些話,落到這父女倆身上,卻成了十足的笑話。

    【作者題外話】:第五章,求票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