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鳳凰女蘇曉曉的美麗人生 > 第130章 夏俊風回來了
    <h3>第130章 夏俊風回來了</h3>

    時間一天天過了,眼看還有一個禮拜夏亦辰和蘇曉曉就要結婚了。

    夏亦辰幾次欲言又止,一直在琢磨一個合適的時機,告訴蘇曉曉他父母約見面的事。

    可每次話到嘴邊,都縮了回去,蘇曉曉因為剛剛懷孕,精神有些倦怠。

    夏亦辰不忍心用這些事去困擾她,可時間一天天接近了,總不能到婚禮的時候再見他父母吧!

    終于,這一天,蘇曉曉享受完夏亦辰的愛心早餐后,貌似心情很好。

    夏亦辰看了看她,終于說道:“曉曉!我爸媽……嗯!聽說你回來了……

    唔!他們想和你吃個飯……”

    蘇曉曉愣了一下,心中一沉,她抬起頭,看了夏亦辰一眼。

    輕輕說道:“嗯!什么時候?”

    夏亦辰敏感地覺察到曉曉語氣的冷淡,他猶豫了片刻,還是說道:“嗯!要不?就這兩天吧!”

    曉曉低下頭,胃口突然變得有些不好,輕輕說道:“好!你安排就好!”

    夏亦辰突然覺得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冷了,他看看曉曉,遲疑半晌,終究沒有說話。

    曉曉心中長嘆了一口氣,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夏亦辰的父母,她始終逃不掉要去面對。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去面對,過往,大家的相處并不愉快。

    蘇曉曉不會忘記,在那樣艱難的時候,夏亦辰的父母做的選擇。

    這樣的選擇其實已經把他們和蘇曉曉的關系徹底撕裂,并且,這樣的事情,他們做了不止一次。

    蘇曉曉突然覺得有些煩悶,她從來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

    可她現在發現,在夏亦辰身上,她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夏亦辰和蘇曉曉聊過他父母的事后,蘇曉曉沉默了許多。

    這種變化沒能逃過夏亦辰的眼睛,他很想和蘇曉曉談一下他父母的事。

    可蘇曉曉并不想回顧那段經歷,因為蘇曉曉的沉默,夏亦辰并沒有太急于安排他們的碰面。

    他知道,曉曉嘴上雖然沒有說什么,但是心中還是抵觸這樣的會面。

    他放慢了步驟,希望能給她緩沖的時間。

    蘇曉曉在郁悶中,接到了夏俊風的電話。

    他回國了,來找她了。

    那天下午,夏亦辰去辰風開董事會了。

    蘇曉曉獨自在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她接了起來,聽到那個久違的有磁性的聲音:“曉曉!我是俊風。”時。

    曉曉愣住了,夏俊風,她最害怕,也是最愧疚面對的人。

    他回來了,這次他離開了將近兩個月。

    終于,他還是回來了。

    曉曉沉默半晌,輕輕說道:“俊風,你在哪里?”

    夏俊風輕輕說道:“在魔都,我自己的家,曉曉!我想你了……”

    曉曉突然覺得一陣難過,夏俊風,他回來了。

    一絲責怪都沒有,就這樣把自己的難過藏起來,一如既往的對她好。

    她咬咬嘴唇,輕輕說道:“好!俊風,我來找你。”

    掛下電話后,曉曉沉思片刻,發了條短信給夏亦辰。

    告訴他,她有一個朋友要見,不用等她吃晚飯,她晚一些會回來。

    夏亦辰在開會,回了短信,讓她回來之前告訴他地點,他去接她。

    蘇曉曉猶豫片刻,終于回了一個“好”字給夏亦辰。

    ***********

    蘇曉曉終于見到了夏俊風,在他的家。

    他消瘦了許多,眼窩有些深陷。

    夏俊風看到她,笑得很開心,輕輕走上前。

    曉曉笑了笑,夏俊風輕輕一拉,把她摟在懷中。

    說道:“曉曉!你還好嗎?對不起!這次……我離開有些久了!”

    夏俊風的懷抱溫暖,厚實,親切,曾經在曉曉最痛苦的時候給她支持,讓她依靠。

    曉曉的心五味雜陳,難受萬分,為什么她就是做不到像愛夏亦辰一樣愛他?

    她靜靜地在夏俊風懷中靠了一會兒,她知道。

    這次,是她最后一次依靠夏俊風了。

    良久,她輕輕站了起來,看著夏俊風,咬咬嘴唇。

    說道:“俊風!我有事和你說。”

    夏俊風看著她,眼神中有著深深的悲哀,低下頭。

    輕輕說道:“曉曉!一定要現在嗎?”

    曉曉心如刀割,她臉色煞白,拼命頂住內心的悸動。

    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氣。

    聲調有些顫抖,她終于說道:“俊風,三年了。

    有些事,我做不到繼續騙你,騙我自己……”

    夏俊風身體一顫,臉色有些發白,終于,他點點頭。

    輕輕說道:“好!你說,我聽著!”

    蘇曉曉心中一抽,看著夏俊風的眼睛,那里面的情緒她看懂了。

    他是一個那么聰明的人,他應該猜到蘇曉曉要說的話了。

    他的眼神中已經滿是痛苦和傷感。

    蘇曉曉看著這樣的夏俊風,失去了所有的勇氣和堅持。

    有那么一瞬間,她幾乎要放棄了。

    可她沒有辦法,在一個多月前,她逼自己做了決定。

    她選擇了夏亦辰,她有了他的孩子,她必須和夏俊風做這樣的切割。

    終于,她咬得嘴唇都發青了,說出了她所有要說的話:“俊風!

    我和亦辰在一起了,我……有他的孩子了……”

    說完這些話,她突然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抽空了。

    如果可以,她不想做任何傷害夏俊風的事。

    可她知道,這樣下去,對夏俊風,夏亦辰都不公平。

    他們都在等她,她必須選擇一個,她只能遵從自己的內心。

    夏俊風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他像個雕塑一樣地站著。

    看著蘇曉曉了,蘇曉曉流淚了,她根本不敢去直視他的眼光。

    那種讓她內疚,讓她難過的眼光。

    半晌,夏俊風輕輕開口了:“所以,曉曉!為了夏亦辰。

    你選擇離開我,拋棄我?”

    蘇曉曉心中一抽,夏俊風平靜的外表,輕柔的話語下有著巨大的克制。

    越是這樣,曉曉越是難過,她沒有說話。

    她再也沒有辦法直面夏俊風的痛苦,只好沉默以對。

    夏俊風的眼神微瞇,盯著曉曉,語氣轉冷。

    他笑了,輕輕說道:“蘇曉曉!三年前,在這個房子里。

    你記得答應過我什么嗎?”

    蘇曉曉胸口一堵,她沒有忘記,她失信了。

    那個時候,夏俊風問過她,她在最痛苦的時候騙了他。

    告訴他會和他在一起,可她終究沒有能騙過自己的心,最終,還是失信于他。

    她低下頭,良久,看著夏俊風,輕輕說道:“俊風,我沒有忘記。

    是我的錯,我給了你希望,那個時候,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可三年了,我始終沒有辦法忘記夏亦辰。

    這次回來,我想,如果他結婚了,或者愛上別人了。

    我就可以放手,履行對你的承諾,一輩子留在你身邊,永遠不離開你。

    可我沒有想到,他一直在等我,對不起!

    俊風,我做不到放棄他,我愛他,忘不了他。

    我做不到騙我自己,也做不到再繼續騙你。

    俊風,如果有別的方式,能讓你開心,我希望能補償你……”

    夏俊風長出了一口氣,輕輕轉身,走到落地的窗戶前。

    看著浦江傍晚的美景,沒有讓蘇曉曉看到他臉上的情緒。

    在陰影中,他輕輕說道:“曉曉!你給我出了一個難題。

    你知道,讓我開心其實很簡單……”

    蘇曉曉低下頭,沒有說話。

    夏俊風轉過頭,看看她,輕輕問道:“你來找我,夏亦辰知道嗎?”

    蘇曉曉臉色一紅,輕輕說道:“我還沒有告訴他來見你……”

    夏俊風點點頭,輕輕說道:“不告訴他也好,省得他擔心,胡思亂想。”

    他抱著胳膊,似乎在沉思,良久,他輕輕說道:“曉曉!既然來了。

    陪我吃頓晚餐吧!吃完后我送你回去,最后一次……”

    蘇曉曉點了點頭,夏俊風走上前,扶著她在沙發坐下。

    輕輕說道:“你等我一會兒,我之前買好了食材。

    簡單一些的,馬上就好!”

    蘇曉曉沒有說話,坐著等夏俊風做晚餐的時候,她接到了夏亦辰的電話。

    夏亦辰在電話那頭說要過來接她,曉曉猶豫了片刻。

    終于拒絕了,她說了和朋友在外面吃飯,朋友會送她回去。

    夏亦辰心中升起一絲疑惑,感覺到曉曉語氣中的躲閃。

    他猶豫片刻,終究什么都沒有說,他尊重曉曉。

    不愿意過分干涉她的生活。

    不多時,夏俊風笑吟吟地端了煎好的鱈魚,和香氣撲鼻的玉米濃湯過來。

    對曉曉說道:“曉曉,這些,對你現在的身體很好,多吃一些,對孩子很好!”

    曉曉沒有推辭,夏俊風能這么快釋然,她覺得是好事。

    夏俊風靜靜地看著蘇曉曉吃完所有的食品,或許是有些累了,曉曉有些犯困。

    夏俊風輕輕地抱起她,溫柔地說道:“曉曉!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吧!”

    曉曉已經說不出話,她將頭靠在夏俊風的懷中。

    上下眼皮漸漸沉重,睡了過去。

    夏俊風的眼神轉冷,抱著她,朝臥室走去,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

    曉曉的電話關機了,從她告訴夏亦辰她會和朋友一起回去后。

    夏亦辰的內心有些忐忑,他等了一個小時后。

    終于忍不住,再次給曉曉的手機打了過去。

    她的手機提示關機了,兩個小時后,蘇曉曉還沒有回來。

    夏亦辰已經坐不住了,他開始瘋狂地撥打她的電話。

    一如既往,她的手機沒有回應。

    夏亦辰的內心突然被恐懼攫住,他不會忘記那次蘇曉曉被蕭思齊抓走。

    就這樣消失在他生命中,他有多害怕。

    他開始陷入瘋狂,直接動用了辰風的資源,滿世界尋找蘇曉曉的下落。

    吳韜有些驚到了,最開始他覺得是夏亦辰過于緊張。

    以為蘇曉曉不過是和哪位朋友聚會忘記了時間,晚一些就會回來。

    直到他們等了一個晚上,蘇曉曉還沒有回來。

    大家都知道,蘇曉曉一定是出事了,夏亦辰幾乎要瘋了。

    他等了三年的女人,就這樣懷著他的孩子,突然消失在他的世界。

    他根本沒有辦法閉眼,一個晚上下來,他幾乎崩潰。

    他千辛萬苦等到的女人,就這樣消失了,生死不知。

    他們報了警,從監控上查到蘇曉曉坐上了出租車。

    查到蘇曉曉到了夏俊風的小區,進了夏俊風的家的那一刻。

    夏亦辰明白了,夏俊風回來了,他真正需要面對的人回來了。

    等夏亦辰帶著人趕到夏俊風的家時。

    夏俊風似乎并不吃驚,在家里不緊不慢地喝著紅酒,等他。

    夏亦辰眼神似乎要噴火,盯著夏俊風,說道:“我來接曉曉!”

    夏俊風展顏一笑,說道:“嗯!她還沒回去嗎?

    對不起!亦辰,她不在我這里,昨晚她就離開了。”

    夏亦辰根本不理會他,直接沖進每個房間去查看。

    結果一無所獲,他憤怒地抓起夏俊風的衣襟,吼道:“夏俊風,你這個混蛋。

    你把曉曉藏到哪里去了,你把她還給我!”

    夏俊風笑了,看著夏亦辰,毫無懼色,說道:“夏亦辰,你這算是威脅我還是求我?”

    夏亦辰直直地盯著他,半晌,終于放開夏俊風。

    低下頭,輕輕說道:“夏俊風,算我求你,把曉曉還給我。

    你要什么,我都答應你。”

    夏俊風看看夏亦辰身后的吳韜那些人,輕輕說道:“既然是求我,讓你身后這幫人出去。

    你自己留下來,和我談。”

    吳韜上前拉住夏亦辰,搖搖頭。

    夏亦辰推開他的手,看著他,輕輕說道:“韜子,你們出去吧!

    這是我和他的事情,讓我自己和他解決。”

    吳韜無奈,只好揮揮手,帶著這些人出去了。

    臨出門時,他咬咬嘴唇,看看冷著臉的夏俊風。

    沖夏亦辰喊道:“亦辰,你自己小心,不要太委屈自己。”

    夏亦辰沒有說話,揮手讓他離開。

    吳韜終于把門關上離開了。

    夏亦辰看著夏俊風,冷冷地說道:“夏俊風,現在可以了嗎?

    說吧!你要什么條件才能放了曉曉!”

    夏俊風放下酒杯,走到夏亦辰面前。

    一拳打到夏亦辰臉上,將夏亦辰打倒在地,隨即一腳踢到夏亦辰肚子上。

    夏亦辰發出一聲悶哼,捂住肚子,咬著牙,承受著夏俊風的怒火。

    夏俊風居高臨下,冷冷地看著他。

    說道:“夏亦辰,你記得,不管怎樣。

    我也是你的叔叔,沒人告訴你,基本的禮貌嗎?”

    夏亦辰深吸了兩口氣,艱難地爬起來,倚著墻壁坐起來。

    吐出一口血沫,冷笑道:“叔叔?夏俊風,你現在配嗎?

    你做了這么多的事,有哪一樁是叔叔應該做的?

    蘇曉曉是我的妻子,你到現在還不死心,抓了她,威脅我。

    你還有半分親情在嗎?我曾經這么信任你,尊重你。

    你有沒有一絲一毫在意過我這個侄子?

    叔叔?你三年前帶走曉曉,那個時候,我那么卑微地求你。

    求你這個叔叔,將曉曉還給我,你可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夏俊風,你的所作所為早就將我們的親情全部斬斷了。

    你對我做的事,根本不配做我的叔叔。”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