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古代言情 > 噓,梁上有王妃! > 第571章 571那一夜,是我。
    “沐將軍,本宮這般處理,可還合你的心意?”

    皇后鳳舞看向沐傲天問道。

    沐傲天**動了動,竟是一時間沒說出話來,下意識的看向花顏,便見他的女兒一臉寒霜的模樣,眼中透著淡

    淡的譏諷。

    他的心一下子就疼痛起來。

    原來是這么回事……

    之前從宮中回來,他問過顏丫頭,皇后可是為難她了,這丫頭說沒有。

    現在看來卻完全不是這么回事!這丫頭在宮中一定受到了皇后娘娘的刁難,她只是怕自己擔心,才說沒有的

    !

    太子殿下與花顏丫頭的關系,皇后心中那是明明白白的,這兩個孩子之間是有情誼的,可皇后不但偏袒楚流

    霜,甚至要認花顏丫頭當義女,這看起來是一份榮耀,但事實他們這些人心知肚明,是為了不讓這兩個孩子

    在一起。

    眾人面色各異。

    尤其是此時府門口這么多人,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明日就會傳遍整個京都。

    若是沐家拒絕了皇后的這份恩典,那真是以下犯上,不識好歹了。

    可若是順勢收下這個賜封,那這心里是何等堵?

    這一刻,竟是進退兩難。

    楚峰顯然覺得這個提議挺好,看向鳳舞的眼神那是真真是**、愛至極。

    楚威呢,雖是焦灼,但是皇后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女兒的命至少保住了,就算是郡主封號被撤,那也沒

    關系,他是王爺,家財萬貫,誰還敢欺負了他的女兒不成?

    而這會兒最最興奮的就屬楚流霜了,她死死壓抑著激動的想大笑的嘴角,等著看沐安顏的好戲。

    沐玄燁和沐之昂都沒有說話,兄弟二人對視一眼,眼神有些凝重,他們本也不是笨人,皇后的這話明顯是沖

    著花顏丫頭來的,看似褒獎,但實際卻是相反。

    但皇后這一番話,卻又讓人不能拒絕,否則就是藐視皇威。

    他雖然與帝翎寒有矛盾,也并不喜歡自己的小妹跟他在一起,但前提是看小妹的心意。

    可此時,這皇后明擺著是給小妹下了個套,卻還讓人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沐之昂氣紅了一張臉。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低沉的男中音忽的響起,在夜色下如驚雷而落,“母后,這恐怕不行。”

    是帝翎寒。

    一片鴉雀無聲中,他站了出來。

    鳳舞一雙冷傲的鳳眸一瞇,看向帝翎寒,“太子什么意思?是在置喙母后的決定嗎?”

    “母后體諒沐家女兒一片遭遇,親賜其為永和郡主,這一點體現皇家的仁厚,兒臣覺得此舉甚好。”

    帝翎寒開口道。

    鳳舞在他一開口的時候,眉宇便已經緊皺了起來。

    她心意已決,就算是太子反對那也沒用。

    沐家安顏想跟她的兒子在一起,絕不可能。

    “但是母后要認沐家安顏為義女,這一件事情絕對不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帝翎寒的身上。

    他站在沐家府門的臺階上,月光打在他的身上,俊朗無比又氣度高華,真真是天之驕子。

    他說不行,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太子,為何?”

    楚峰擰眉問道。

    似對他反駁了自己的母后有些不滿。

    卻見帝翎寒一聲輕笑道,“因為四年前,沐安顏遭楚流霜陷害那一夜,與她在一起的男人是本宮,元寶是本

    宮跟她的孩子。!”

    嘶。

    呼……

    天啊!

    帝翎寒這話已落下,驚呼聲瞬間想起,伴隨著倒吸涼氣的聲音。

    所有人都被這一番話給驚呆了。

    便是花顏本人都沒忍住的偏過頭,看向帝翎寒。

    她知道這個男人會出頭,因為他說過,這件事他會解決,她始終是相信他的,卻沒想,他不不開口則已,一

    開口就搞了個大的。

    他他他……

    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當著他的父皇和母后撒下這般逆天大慌。

    砰噠。

    不知道哪位侍衛兵因為震驚,手中的長刀都掉落在地上。

    實在是太震驚了。

    在看沐家人,從沐傲天到沐玄燁,再到沐之昂,這沐家三父子,表情如出一轍的驚詫,彷如一個模子刻出來

    的一般,死死盯著他!

    是真的?

    元寶真是您的兒子?

    “太子,你,你說真的?”

    楚峰也被帝翎寒的話給驚到了,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他看看帝翎寒,再看看小不點元寶,哎喲,還真別說,越看越覺得像。

    “不可能!”

    帝翎寒還沒有回答,只聽鳳舞一聲怒喝。

    因為憤怒,她的聲調都拔高了,一張冷艷的臉氣的通紅。

    她伸出的手都是**的,“太子,你在胡說些什么?”

    “母后,兒臣并未胡說,這件事情始終不太光彩,兒臣藏在心里這么多年本是不想說出來的,但母后因為想

    要補償沐家,竟是要認沐安顏為義女,那如何使得?她是要做您兒媳婦的人,可不能做您的女兒。”

    帝翎寒語氣平淡的開口。

    鳳舞捂著胸口后倒退了兩步,被氣的話說都說不出來。

    她伸出手指著帝翎寒,**了兩下。

    “母后,您不必激動,元寶的確是您的皇孫。”

    帝翎寒開口。

    聲音低沉,語速緩慢,說出的話差點兒氣的鳳舞一個倒仰。

    “太子,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你是不是被迷了心了,連別人的兒子都想認,你是想將皇家的血統都給混

    淆了嗎?”

    鳳舞緩過這口氣,厲聲呵道。

    相比鳳舞的驚怒,帝翎寒倒是氣定閑神。

    “母后,兒臣所說句句屬實。”

    鳳舞緊緊抿著**,眼中怒火幾乎要溢出來。

    她比誰都知道,這不是真的。

    這分明是他的兒子在對抗她。

    這個沐安顏到底有什么好?竟是把她這般優秀的繼承人給迷成了這個樣子,竟然連這樣的謊話都敢說。

    而此時,更氣的是楚流霜,她一雙眼睛都氣紅了,太子殿下為了跟這個沐安顏在一起,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這沐安顏,她憑什么!憑什么呢!

    “不是,不是真的,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在胡說!”

    楚流霜赤紅著眼喊道,眼神中毫不掩飾的嫉恨和瘋狂。

    “那一夜我親眼看見沐安顏進的花、樓,我一直等在外面,根本就沒瞧見太子殿下進去。”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