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鯨落十里:厲先生的萬千寵愛 > 第276章 她冷笑,你欠我的
    曾經的她,就算再怎么刁蠻任性,說到底其實更多時候都是虛張聲勢。

    她不是他那樣的人,也不是萬重山那樣的人。

    萬重山雖然城府極深,但是一直把女兒保護得很好。

    雖然萬攸攸看起來霸道、殺傷力強,但實際上,她縱有一身好本領,雙手也未曾沾染過血腥。

    如今得她,可以毫不猶豫折斷一個人的手。

    過程何其快狠準,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如果是曾經,她頂多反手打雪莉一個巴掌,再冷言冷語諷刺幾句。卻不會這樣直接對她動手。

    可見,她這兩年到底是經歷了多少事,才磨練出這樣的心性。

    雪莉的男朋友這個時候闖了進來。

    “莉莉,莉莉!”

    富二代也很緊張。看到雪莉受傷,也一下子冒了火。

    他對著萬攸攸就是大喊大叫,但是經歷過了剛才那一幕,卻沒有對她動手。

    “你他媽是誰啊?怎么動手打人啊?!”

    萬攸攸連頭都沒轉一下。

    “你搞清楚,到底是誰先動手的。”

    “你!——”

    富二代見理虧。但是畢竟這里人太多了,誰也不想丟了面子。

    “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就這樣動手打人?!”

    “李公子。”

    一直沉默著的男人站了出來。

    從一開始進這個門店,到萬攸攸各種近似于報復的買東西,再到她折斷雪莉的手,他都不曾說過一句話。

    而如今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欺負,他卻站不住了。

    萬尊皮笑肉不笑,他露出這樣的表情最是嚇人。冷冰冰地說道。

    “看來李氏最近營業額太可觀了,你的零花錢已經允許你來這家店里買東西了。”

    他說話的過程波瀾不驚,淡淡的,但給人一種威懾的感覺。

    富二代看到萬尊的臉,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他是誰,但是也慌了。

    “你、你是誰?”

    就在這時,剛才負責請示經理、接待萬尊和萬攸攸的那個導購剛好給經理打好電話回來。

    “萬先生,萬小姐,我們經理說可以拿出來,一會他親自……”

    說著就看到了店里奇怪的氛圍。

    一個年輕像網紅一樣的女生淚水漣漣握著自己的手臂,旁邊她的男朋友正攙扶著她。

    而原本坐在椅子上心情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的萬攸攸,雖然現在沒有看他們兩個人、而是在看珠寶,但是臉色也變了,陰晴不定的樣子。

    而富二代一聽到“萬先生”這三個字,頓時有點愣。

    這個年紀有這樣氣場的萬先生……

    難、難道是……

    “你這個賤女人!”

    富二代已經沉默了,可他懷里的雪莉卻看不清局勢。

    她以為曾經萬尊對自己這般寵愛,就算如今分手,也許也對她有所留戀。

    這個女人來歷不明,也許就是萬尊的一個普通的新歡而已。

    而自己已經有富二代男朋友,她又向來虛榮,現在正在氣頭上,已經失去理智地辱罵萬攸攸。

    “你算什么東西?!一個坐臺的野雞也敢對我動手?你有什么得意的,你不過就是萬尊的一個玩物!我告訴你,我是他的前女友,你知道他給我花了多少錢嗎?你知道他過去有多寵我嗎?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你恐怕還在夜店里坐臺吧?!他玩過你就會丟棄你,你算什么東西……”

    顯然,雪莉忽視了“萬小姐”那個稱謂。

    或者說,她根本就不知道萬攸攸,不了解,萬尊也不曾給她機會了解。

    萬攸攸坐在原地,聽著鋪天蓋地不知所云的罵聲,不知不覺就笑了出來。

    她這一笑,瞬間讓雪莉更生氣。

    “你笑什么?!”

    萬攸攸不怒反笑,那些沉默的柜員都不敢出聲,但是她卻肆無忌憚而突兀地笑了出來。

    漫不經心轉著手里的手鏈。

    “覺得挺可笑的。”

    的確是挺可笑的。

    她喜歡萬尊十五年,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二十年。

    但凡是知道他們兩個人之間任何一個人的人,又怎么會不知道另外一個人。有他萬尊,就有她萬攸攸。有她萬攸攸,就一定會有她深愛的萬尊。

    可如今,

    只是短短兩年,

    兩年啊。

    一切都變了。

    女孩的笑容一點一點變得淡涼,

    不知道為何就想起了昨日他深情款款說自己對著空座位吃了兩年飯的言語。

    可如今,這個站在她眼前,大言不慚質問她是從哪里跳出來的小三的女孩,言之鑿鑿地說自己是萬尊的前女友。

    前女友,未婚妻,他早就借著踏著她和父親的尸骨功成名就,

    身邊的女人一個接著一個,從未了斷。

    “你問我是誰,”

    萬攸攸從椅子上走下來,

    想起當年她還可以底氣十足地對別人說出“萬尊的萬是我爸爸給他的萬”,而如今卻是怎么都說不出這樣的話了。人們記不得她,自然也記不得她的爸爸。成王敗寇,萬家昔日的輝煌終究消失在歷史長河,而她,反倒成了攀附他的人。

    方才就是被她折斷了手腕,雪莉心有余悸,步步后退。

    “你問我是誰,不如問他,我到底是誰。”

    她說完,眼神冰冷地看著萬尊。

    似詰問,又似譏嘲。

    萬尊沒有說什么。

    而雪莉旁邊的那個富二代卻好像想起來了什么。

    說到底還是家里有點底子的人,不會像雪莉那么沒腦子。

    “我聽說……當年港市龍頭萬重山膝下并沒有兒子,但是有一個大名鼎鼎的掌上明珠。只不過萬家后來出事,這顆明珠也被謀殺,下落不明了……難道,你是……”

    萬攸攸嗤笑。

    沒有對他們做回答,卻冷眼看著一旁沉默的萬尊。

    如果說原本對他的態度就很冷淡,但如今被他這個所謂的前女友質問一番過后,她看他的眼神,已經是漠然。

    “天空之淚我要了,你舍得買就買,舍不得買也要買,因為這是你欠我的。”

    說完,連余光都沒有看眾人一眼,徑直離開了這個地方。

    *

    從珠寶店出來,除了天空之淚,她還逛了各種珍稀藏品。

    鉆石、手表。

    沒有人知道萬尊那天到底刷了多少錢,或許足夠在港市最寸土寸金的地方買一套豪宅。但是這個男人竟然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她說得沒錯。

    這是他欠她的。

    永遠欠她的。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