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的名字,你的姓氏 > 第546章 個把男人,還不好追?
    江喬先和樊聰閑聊了幾句,經意不經意地提到了陸開云。

    “話說,你給他當法務,他還沒把你的骨頭都吃進去?”樊聰說到,“那可是個狠人!”

    “我就一法務,他能怎么吃了我?”江喬說到,“對了,你上次說,他逼死了別人,逼死了誰啊?”

    “他父親的車禍好像不是偶然,是因為他父親低價拿了地,別人紅了眼,陸開云父親的車禍,也是人為,對方沒有入刑,但陸開云心里明白,他繼續利用這塊地,假意讓對方認為他父親過世了,他無力承受,多少錢拿的,就多少錢賣給這個人了,后來,不知道利用什么杠桿原理,讓對方賠了個底朝天,跳了樓,狠人,絕對的狠人。”樊聰邊吃便說。

    江喬邊吃邊點頭,一直以來,只是覺得他城府深,可有些城府,她是能夠看得見的,聽到樊聰這樣一說,江喬不知道該說什么。

    兩個人從飯店出來的時候,天還亮著,兩個人邊走邊說。

    “喬兒,你回來了,你不知道我心里多踏實。”樊聰一邊抄著兜,一邊說到。

    這里是豐城非常繁華的一條街,黃金地段。

    江喬的目光看著那邊,她以為她看錯了,步子定了一下,可斜對面的那個人,分明是他,他怎么也到豐城來了,而且,他跟人要進的地方,是夜總會。

    夜總會這種地方,他也去?

    江喬的心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酸得要命,怪不得陳汶說他會玩。

    果然會玩的很,這種男人,給所有的女人,感覺都是極好的,所有的女人都會認為自己是他的唯一,他游刃有余在所有女人之間,毫不費力。

    幸虧那天沒有告訴他,自己的感覺。

    他身穿黑色的襯衣,袖子挽在手肘處,好像是有人請他,因為江喬看到別人在旁邊,特別恭敬地做出“請”的意思。

    “看什么呢,喬兒?”樊聰問到。

    “沒什么。”江喬慌忙轉過頭來,“那個陳韻,還天天跟著你嗎?”

    “別提他,妖女。上次我要買打火機,還特意跑上前來,替我付賬,說別的錢她付不起,打火機還行。簡直妖孽。”樊聰說到。

    “那你喜歡她嗎?若是不喜歡,我跟我四嬸說說,讓她安排一下陳韻,她太閑了。”江喬當笑料地說到。

    “那感情好,怎么忘了你這茬兒了,讓你四嬸壓死她,加班!”樊聰說到,說這話的時候,是無比的爽朗。

    江喬笑著拿出手機來,給四嬸打了個電話,彭懿說,“那給她升職吧,反正這個娛樂記者她干著跟玩似的,可能也是跟蹤人跟出竅門來了。”

    江喬說,“四嬸,您給她安排個坐班,別讓她老跟蹤我朋友。”

    彭懿答應了,“好,聽你這個首富的。”

    江喬繼續和樊聰步行,江喬到了家,樊聰就回去了。

    晚上的時候,江喬在想心事,在自己房間的桌子上,想陸開云的事情,可能他是先炒高了地皮的價錢,讓對方沾沾自喜,按兵不動,可能對方在原來地的基礎上,又囤積了更多,樓蓋起來以后,價格一落千丈,對方就這樣中了套。地的價格是便宜,但材料費貴。

    說起來簡單,可江喬知道,要做,實在太難了。

    比如,江喬就不知道怎么炒高地價,怎么讓對方相信,太難了——

    喬詩語進來了,看到江喬在思考什么,便問她怎么了。

    “沒什么,在想樊聰的事情。”

    “樊聰?”喬詩語問。

    江喬“嗯”了一聲。

    喬詩語知道不是,樊聰那么一個飛揚跳脫之人,江喬根本不需要動腦筋的,雖然喬詩語沒見過樊聰,但耳邊總是聽到樊聰長樊聰短的,久了,也便腦補出來是什么樣了,大概和江延遠差不多。既然不是在想樊聰,是在想誰呢?

    想哪個深沉之人,想成這樣?

    江喬正在想問題呢,電話響了,竟然是陳汶。

    “喬兒,有空嗎?最近在不在豐城?”陳汶問到。

    “在的。”

    “明兒有空請你吃飯。中午,我也順便請我妹妹。”陳汶是想為了樊聰的事情,跟江喬道歉的,明天讓陳韻也表個態。

    “好。”

    “你挑地方。”

    “我無所謂,吃什么都行。”江喬回答。

    “那就這么說定了。”說完,陳汶又哈哈大笑了一下,掛了電話。

    江喬就心想,世界上可樂的事情這么多嗎?

    不多時,江喬的手機就收到了位置,在窗明幾凈的五星級大酒店。

    江喬進包間的時候,看到陳汶歪著頭,在和一個人竊竊私語。

    江喬也嚇了一跳,竟然又是陸開云。

    江喬差點兒忘了,他和陳汶是同學,陳汶來,自然也要請在豐城的他。

    于是,他們又在飯桌上相遇了。

    因為包間小,所以,江喬坐在了陸開云的旁邊。

    江喬端起茶葉來便喝,江喬發現,無論是不是陸開云請客,只有有他的飯局,都是碧螺春,不知道是別人刻意討好,還是他毛病太多。

    進來以后,她還沒和陸開云寒暄,陳韻就進來了,耷拉著腦袋。

    陳汶說,“怎么了?”

    “別提了,升職了。”陳韻說到。

    江喬一直端著茶水在喝,仿佛說得是一件跟她無關的事情。

    事情的經過,她都知道,所以不意外。

    “升職不是件挺好的事兒嗎?怎么這么沮喪?”陳汶喜出望外,看起來自己沒介紹錯啊,這下總算揚眉吐氣了。

    “我沒法——”陳韻說到。

    “聽說陳韻在追人?還沒追上?”陸開云突然問到,很溫柔地笑著的樣子,“個把男人,還不好追?”

    “不好追?”

    江喬只淡淡地聽著,想聽聽他的高招。

    “那個人心里有人了,自然是不大好追的。”陳韻又說。

    江喬又低了一下頭,感覺這次當真是鴻門宴,不該來。

    “你一哭二鬧三上吊,怕他不來哄你?”陸開云仿佛談論一個笑料一樣。

    陳汶對著陸開云使了好幾個眼色。

    陸開云仿佛不解一樣,“怎么了?”

    陳汶朝著江喬那里努了努頭,江喬低著頭,陳汶用口型對陸開云說了句,“忘了?”

    陸開云仿佛頓悟般,剛剛想起來,“忘了陳韻的心上人,是江小姐的青梅竹馬了。是不是,江小姐?”

    陸開云忽然轉過頭來,問江喬。

    江喬忽然就想起來,那個雨夜,她曾經說過的,有人也都成了別人的了。

    陸開云是因為這個,才假裝忘記他知道陳韻和樊聰的事情,假裝來搞這套?

    若是這樣,他當真是錙銖必較啊,可他為什么要這樣呢?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