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你若是歸途 > 第612章 我以為你也很喜歡哦
    李菁有點兒不爽,沒跟著上去。

    陳意濃走到了陸憶歆和顧褐的桌前,笑著說:“你們也來吃飯啊,真巧。”

    顧褐正跟陸憶歆膩歪著呢,突然被打斷了,便抬起頭看了過去。

    瞧見陳意濃之后,顧褐倒是也沒發脾氣,笑著說:“巧啊,你也在。”

    陸憶歆一直都不喜歡陳意濃,見她上來打招呼,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什么熱絡的回應。

    陳意濃倒是也沒有介意,打完招呼之后,就說:“那我先去那邊吃飯了,你們吃。”

    “嗯,再見。”顧褐朝陳意濃揮了揮手。

    陳意濃走后,陸憶歆和顧褐就繼續剛才的話題了。

    陸憶歆跟顧褐說著自己的這學期考六級和各種證書的計劃,顧褐就在旁邊聽著,時不時給她一點兒建議。

    陳意濃回來坐下來之后,李菁問她:“你干嘛還上去跟他們打招呼,你忘記上次陸憶歆怎么害我們丟人了?”

    之前在階梯教室那次,要不是因為陸憶歆,她們兩個人也不至于那么丟人的。

    陳意濃笑了笑,說:“都是同學。”

    “你可真大方,反正我是討厭死陸憶歆了。”提起陸憶歆,李菁就一臉的厭煩,“就算她長得漂亮家里有錢我也討厭她,她不就是仗著這些吸引那些男生的。”

    “好了,李菁,別說了。”陳意濃打斷了她,“我們點餐吧。”

    “哼,你就是太好脾氣了,所以陸憶歆才這么欺負你,你就應該強硬一點兒,你明明也不比她差。”李菁冷哼了一聲。

    陳意濃抿了抿嘴唇沒說話,拿起了菜單。

    點餐的時候,陳意濃時不時用余光瞥一眼陸憶歆和顧褐的方向。

    她發現他們兩個人聊得很開心,陸憶歆坐在顧褐對面,笑得格外地燦爛。

    陳意濃看著他們兩個人這樣子,再想想沈西涼頹廢的樣子,咬了咬牙。

    為什么陸憶歆都已經跟顧褐在一起了,沈西涼還要因為她的事兒煩心?

    難道他不應該死心認清陸憶歆是個什么樣的人嗎?

    陸憶歆現在心里眼里都只有顧褐一個人,沈西涼不像是那種會在一棵樹上吊死的人。

    陸憶歆晚上吃了一整個八寸的披薩,吃完之后又喝了一杯果汁,還跟著顧褐吃了好多肉。

    一頓飯下來吃撐了,陸憶歆捂著肚子,“撐死我了……”

    “嗯,要多吃一點兒,一會兒得干體力活兒。”顧褐笑得一臉內涵。

    陸憶歆本來還沒反應過來,一看到他的笑,瞬間什么都明白了。

    “臭流氓。”陸憶歆哼哼了一聲,“我要是胖了就揍你。”

    “不會胖的,一會兒動一動都消耗完了。”顧褐仍然笑瞇瞇的。

    陸憶歆:“……”

    好吧,論臉皮厚度,她是真的比不過顧褐。

    說不過,索性就不跟他說了。

    陸憶歆被顧褐調戲得有些臉紅,托著下巴不說話了。

    顧褐看著她這樣子,心情大好。

    他招手喊來服務生買了單,然后拿起手機查了查附近的酒店,訂好了房間。

    訂好房間之后,顧褐拿起手機在陸憶歆眼前晃了晃,“今晚我們去這里。”

    陸憶歆看到上面情侶套房的照片之后,臉更紅了。

    她抿了抿嘴唇,“這月最后一次了啊。”

    “好啊,沒問題。”顧褐答應得很干脆。

    陸憶歆正納悶他為什么這么痛快的時候,就聽他說:“二月只有二十八天。”

    陸憶歆:“……”

    混蛋,還跟她玩兒陰的是不是!

    顧褐見陸憶歆有些生氣了,便站起來走到她身邊去將她拉了起來,摟到了懷里。

    “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陸憶歆:“值你個大頭鬼哦,你把我帶出來就是為了騙我去酒店吧?”

    “當然不是。”顧褐笑得痞氣,“我以為你也很喜歡哦?”

    和李菁還沒吃完飯,就看到顧褐和陸憶歆豬呢比離開了。

    陳意濃見他們兩個人走出餐廳,匆忙起身跟了上去。

    臨走的時候,她跟李菁說:“你不用等我了,先回去吧。”

    李菁完全懵了,也不知道陳意濃要去做什么。

    酒店在距離學校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不是很遠,跟校門是反方向的。

    從餐廳出來之后,陳意濃就一路跟著陸憶歆和顧褐。

    她知道,他們兩個人肯定是不回學校了。

    走到酒店門口的時候,陳意濃馬上就明白他們兩個人要去做什么了。

    陳意濃興奮得眼皮都跳了起來。

    她拿出手機,拍了一張陸憶歆和顧褐一起走到酒店的照片,然后打開了微信。

    陳意濃找到了和沈西涼的聊天窗口,然后將照片給他發了過去——

    陳意濃覺得,沒有人能在看到這些照片之后保持淡定。

    她覺得沈西涼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人,看到陸憶歆和顧褐發展到這一步,他也應該死心了吧?

    沈問之和沈西涼一塊兒去食堂吃了飯。

    父子兩個人坐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沈問之和沈西涼說了很多話。

    沈西涼全程都很沉默,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

    沈問之看著沈西涼的態度,有些無奈。

    吃過飯之后,他將沈西涼送回到了寢室。

    臨走的時候,沈問之對他說:“你虛歲才二十,以后的路還很長,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好好想想我說的話吧。”

    “當初你和藍姨分手的時候,也是這么想的嗎?”沈西涼冷不丁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我和她的情況,跟你們不一樣。”沈問之對沈西涼說,“我們曾經在一起過,我很愛她,她也很愛我,我們最好的幾年都在一起,我很多年放不下她,是因為我們之間有很厚重的回憶。但是你和小草莓沒有。懂我的意思嗎?”

    沈問之知道自己的這番話有些殘忍。

    但是,為了讓沈西涼看清楚現實,他也只能這么說。

    “你仔細想想,你們之間有這樣的回憶嗎?你何曾對她有過好臉色?從小到大,你們的相處一直都有問題。”

    沈問之說,“再濃烈的感情都會歸于平靜,更何況是單方面的付出。”

    “好了,我不多說了,道理你都明白,自己想想吧。”沈問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走了。”

    沈西涼:“嗯,您路上小心。”

    沈西涼把沈問之送到了寢室門口,等沈問之離開之后,沈西涼回到了寢室。

    剛剛回到寢室,就聽到了手機振動的聲音。

    沈西涼拿起了手機,看到了陳意濃發來的消息。

    他和陳意濃很長時間沒聯系了。

    之前他找了時間和陳意濃把話說清楚之后,陳意濃倒是也沒再過多糾纏他。

    沈西涼不太清楚陳意濃找他做什么。

    他拿起了手機,看到了陳意濃發來的照片。

    雖然比較模糊,但是他仍然認出了照片上的人是陸憶歆和顧褐。

    接著,陳意濃又發來了定位。

    是學校附近的一家酒店。

    照片和定位加在一起,代表了什么,他心里很清楚。

    沈西涼捏緊了手機,眼眶通紅。

    他一拳頭砸在了旁邊的柜子上,右手的手背很快滲出了血跡。

    有血水順著手背流下來,但是他渾然不覺。

    寢室里就他一個人在,沈西涼就這么站在原地,很長時間都沒有動靜。

    沒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沒有資格阻止他們。

    陸憶歆和顧褐是一對兒,是羨煞旁人的情侶,別人都說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拆不散。

    他知道自己這樣糾纏下去不會有好結果,甚至還會讓她更加討厭自己,可是,他忍不住。

    沈西涼突然想起來之前在學校附近的那條巷子里強吻她的那一次。

    那次陸憶歆說他犯賤。

    現在想想,他確實是犯賤——

    曾經她只看得到他的時候,他眼里卻沒有她。

    如今她眼里已經再也容不下他了。

    陸憶歆和顧褐第二天又在外面玩兒了一整天,到晚上開班會的時候才回到學校。

    到學校的時候已經五點鐘了,他們兩個人直接去了教室。

    到的有些晚,他們過來的時候,班上的人已經到的差不多了,輔導員也在。

    陸憶歆和顧褐原本牽著手,到教室之后就松開了。

    然后,兩個人找了個座位,坐到了一起。

    沈西涼坐在后排,看著他們兩個人一起走進來,視線怎么都挪不開。

    陸憶歆在顧褐身邊的時候很開心,笑得燦爛,還帶著幾分嬌羞。

    沈西涼想起來,她曾經也是這樣對他的。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