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古代言情 > 寵夫之殘夫 > 第三十五章 迎親
        時光飛逝,如同白駒過隙一樣,沖沖流去。轉眼間就到了十月八號這一天。

        今天一大早,王伶就去村里借了十來張桌子,叫村里的關系較好的幾家人幫忙抬到院子里。顧秋娘很早就拉著張蘭去了集市上,去采買東西了。

        顧蕓早早的從堂屋起來了,昨天秋娘就和她說了今天的要注意的一項項事。顧蕓一一記下了,其實也挺簡單的。

        這里的聘禮是成親的時候,迎娶的男子的那名女子就帶著聘禮上男方家中去迎接男子。然后女子拜別男子的父母親人,就帶著男子和嫁妝回家,舉行儀式。之后就是女子敬酒,最后在屋里和男子一起吃飯,表示禮成,新人晚上還要出來給大家敬酒。大概就是這樣的吧!東西太多事情又太瑣碎,顧蕓自己也沒記住。

        顧蕓去自己屋里檢查聘禮了,望著大紅的床上上,疊著大紅的喜被,其它周圍撒上了紅棗、桂圓、花生、蓮子。紗帳也是紅色的,在桌子上放著燭臺,里邊放著紅色的蠟燭。

        自己的木衣柜哪里放著三個箱子。一個里邊有半匹紅綢,一半的給了張嵐,他嫁妝里的兩件衣服就是用這個布做的,晚間吃飯穿的;一對大紅燭、禮香一束,祭祀男方祖先用的,這個紅箱子就裝了這些;另一個小一點的裝著糕點,和糖,有小半箱,到男方家接男子離開的時候要撒糖;另一個小的目前是空的,下邊放著紅布,等會兒要裝著聘金二十兩,和一對銀耳環。顧蕓檢查完了就把箱子蓋住了,就出去院子里等著秋娘回來。

        秋娘和張蘭回來了,只是張蘭沒有進屋。而是回自己家準備去了,畢竟等會兒秋娘她們要過去。

        王伶帶著幾個要好的夫郎在廚房里忙活,院子和屋里擺了十張左右的桌椅。院子大門口掛上了大紅的絲綢,門上貼著喜字,堂屋和顧蕓的窗戶上也貼著喜字。

        “蕓兒,好了沒有,我們抬著箱子就可以走了。”秋娘和一群女子在院子里等著。

        “好!馬上!”顧蕓打開自己屋子的門,麻利的放了二十兩銀子到箱子里,在把懷里的銀耳環也放了進去。等顧蕓自己弄好后就開始叫:“娘,好了,讓嬸子們進來抬箱子吧!”這里的習俗是迎親隊伍單數出去,雙數回來。因為家里要人看著,就沒辦法,秋娘也去抬箱子了。

        顧蕓把最值錢的那個箱子分給秋娘她們哪一組了,兩人為一組,抬一個箱子。箱子上邊的木條也系著紅的布,抬的棍子中央也系著。三組人就熟練的把棍子穿過箱子上的紅布下,兩人合伙就抬起箱子,離開了顧蕓的屋子,顧蕓鎖上門,把鑰匙給了王伶。交代他,等看到她們回來了在去開門,畢竟家里有幾千銀票啊!

        之后,顧蕓就走在前頭,走到岔路口,就放了一條鞭炮,本來應該其他人的,可是大家都沒空,只有自己來了。小孩子看到鞭炮都跑了過來,圍在了路邊,跟著走。有的比較精靈,就直接到張嵐家等著去了。

        等顧蕓她們要到張嵐家的時候,張蘭早早就在在外邊等著。看到顧蕓來了,點燃了鞭炮,表示歡迎和迎接之意。本來這工作該其他的人的,可是,張蘭家上邊沒有老人,下邊沒有姊妹,就只有自己來做了。

        張蘭放完鞭炮,就把顧蕓她們迎了進去。大門上也和顧蕓她們一樣,掛著紅布,堂屋的門上也貼上了喜字。秋娘她們抬著東西就到張嵐的屋子里去了,張嵐的門上窗戶上也貼著喜字。

        張嵐穿著紅色的長袍,心情激動地端坐在床上。秦楓穿著暗紅的衣服在一邊陪著他,紅色的床,映照得兩人格外喜慶。看到秋娘她們抬著東西進來了,秦楓就指示她們放在桌邊。

        抬東西人就退了出去,在院子里等著了。秋娘就去和顧蕓在堂屋匯合了,張蘭去了張嵐的屋里拿了紅燭和禮香。

        張嵐在床上看著秦楓在人出去后忙碌著,時刻記著他母爹說的話,腳在沒有被顧蕓抱之前不能落自家屋的土地,沒到顧蕓家不能踩不是自己家的土地。秦楓在柜子上拿了一個盤子,盤子里邊都鋪著紅布,把紅燭和禮香都放在里邊,就擱在了桌子上。把聘金拿了出來自己收好,耳環給張嵐戴上了。用事先就準備好的兩只碗,把糕點全部放在一個碗里,另一個全部放了糖。在勻出一小半,放在一個裝禮香一模一樣的大盤子里,等著等會兒撒糖用。

        秦楓把剩余的糖倒在了小箱子里,再在原本放糖的箱子里裝上了喜被和張嵐縫制的衣服。

        秦楓剛忙完,就聽到了敲門聲。隨之就是“楓兒,我來那紅燭和禮香。”秦楓打開門,把盆子拿給了張蘭,就又關上了。

        張蘭端著盤子,來到了堂屋,把糕點和糖果擺在了牌位的面前,就是張蘭的娘、爹還有一名無名氏。顧蕓好奇的問著秋娘,“娘,張嬸怎么只有三位啊!”

        “張蘭的娘是逃難到這里的,會一些醫術,娶了一個孤男,才有了張蘭。而張蘭的娘在出去行醫的路上又遇到了,一個老婦人托孤,那個孩子就是秦楓。”秋娘替顧蕓小聲的解釋著緣由,顧蕓這才明白了。

        “蕓兒,來上禮香吧!”張蘭擺好東西后就叫顧蕓去點紅燭上禮香了。

        顧蕓點點頭,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虔誠地接過紅燭,點上。插在陶罐里的泥土中,又同樣的點了禮香,插上。

        張蘭小聲的嘮叨了幾句說什么要保佑顧蕓和張嵐平平安安的,來年添一個娃啥的,還有更多的是保佑張嵐幸福安康。

        張蘭小聲的嘮叨完就說:“走吧!去接嵐兒。”就大步離開了堂屋,帶著秋娘她們去了張嵐的屋子。張蘭敲了敲門,示意秦楓開門。不一會兒,門就開了。院子里的大人小孩子都圍在了一邊,小孩子虎頭虎腦的,想看看張嵐的樣子,可是怎么望也看不到。

        門開了,顧蕓她們就進去了。顧蕓看到張嵐的樣子,一下子就傻眼了。紅色的衣服存托著雪白的肌膚,看得人莫名的想上前去摸一下;烏黑的頭發柔順的盤在了頭上,放了一半披在了后腦勺,頭頂斜插一銀簪,銀簪上的桃花盛開,還有一滴晶瑩的露珠;張嵐小巧的身子,乖巧的坐在床上,同款的桃花耳墜,稍稍勾勒的媚眼,不加修飾的粉唇輕抿著,凸顯得他嬌艷欲滴。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北京pk赛车官网 金牌三个半波中特 浙江省体彩6 1开奖结果 平特怎么买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捕鱼达人平台 武汉七皮四赖麻将技巧 nba中国行 游戏多的棋牌平台? 上海11选5走势图 任选基本走势 五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福彩时时乐开奖走势 谁有平特论坛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 李逵劈鱼怎样才能赢 东北麻将怎么胡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