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古代言情 > 寵夫之殘夫 > 第二十章 張嵐自殺
        從張嵐掉下懸崖的事,已經過去,八年了。這八年里,顧蕓每天上午被秋娘操練,下午去張蘭哪里和張嵐學習醫術。

        顧蕓,從包子臉一下子變成了瓜子臉,眼目深邃,嘴角時常掛著溫暖的笑容。身體也抽芽似的長高了,和十七歲的張嵐一樣高了。

        值得一說的是,張嵐到十七歲也沒有嫁出去。腿因為醫治得當,沒有跛腿,但是額頭上的傷疤卻是清晰的留在了哪里?因為許偉的記恨,就在村里散布謠言,說張嵐是他丑八怪。之后,大家都這樣叫他了。

        “娘后天趕集了對嗎?我們是不是要去賣糕點啊!”顧蕓從上山回到家,舀了一碗水,“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水順著脖子往下流,用袖子胡亂的抹了兩下。

        “是啊!明天我和你母爹還要準備糕點,沒空搭理你,你就去嵐哥兒家學醫吧!反正嵐哥兒在家也無聊,你正好過去做伴。”秋娘說著還向王伶擠眉弄眼的,看吧!我撮合蕓兒和嵐哥兒,對你好吧!

        王伶眨眨眼,妻主,你真好。秋娘用眼神向王伶示意著她的意思:其實要是蕓兒不嫌棄張嵐,我也是沒啥意見,畢竟那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性子也是個好的。到我們家也確實要少受些苦,不會像別人家那樣給他罪受。

        “娘,母爹,你們眼睛抽筋了嗎?怎么老是抽搐個不停啊!要不要我去找張嬸過來給你們瞧瞧啊!”

        “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快去打坐,武功這么差,還好意思偷懶。”看著秋娘的臉和鍋底有得一拼了,顧蕓就不敢頂嘴,順從的去打坐練功了。

        這樣上午練完武,就去深山操勞兇獸,搞得兇獸見到顧蕓就跑。下去就去張蘭家學醫。摸著耳釘心里暗想著:快了,真的快了,我就快要去找你們了,你們還好么?這樣愜意的日子也該結束了。

        第二天一早,剛吃完飯,秋娘就把顧蕓掃地出門了,讓她去陪張嵐。說是顧蕓打擾了她們倆的二人世界,讓她趕緊滾蛋,最好晚點回來。顧蕓想了想又沒有什么地方可去的,就打算去張家去看看。

        剛走到張家小院兒,就聽到了一個男子嘶啞的哭聲傳來出來。我三步并作兩步走,推開院門,哭聲逐漸打了起來,是秦楓的。急忙跑向張嵐的屋門口,見門沒有關上,秦叔趴在床邊嚎啕大哭,聲音已經沙啞了,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了,張嬸坐在床邊皺著眉。

        “張嬸,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兒,秦叔怎么哭了起來。”張嬸和秦叔同時轉過身望著我。顧蕓被驚到了,張蘭眼睛周圍泛著青黑色,明顯是一夜沒睡;而秦叔則是兩眼紅腫的,好像是哭了一夜。

        “嵐哥兒······”秦叔用著沙啞的聲音開口,但又停住了。

        顧蕓走上前,看見床上躺著的嵐哥兒,一只手露在了外面,上面包裹著一圈又一圈的繃帶,床邊一大攤干涸的血跡,其中還夾雜了陶土碎片,看形狀是碗,繃子落在了旁邊。顧蕓從地上撿起昨天張嵐繡的鴛鴦,看著上面沾染的血跡,覺得十分可惜,就用手輕輕撫摸著。

        “嵐哥兒這是怎么了,怎么會傷到手腕了呢?還流了這么多血。”顧蕓看到這一幕,心里突然停了幾拍。

        “昨天,嵐兒割腕自殺了。要不是你秦叔聽到碗打碎的聲音,擔心的過來瞧瞧,就發現了嵐兒割腕自殺了,要是今早發現的話,怕是只能見著一具冰涼的尸體了。之后,我們就守著他,就怕他醒來再次想不開。”張嬸用干癟的聲音說著事情的經過。秦叔在一旁啜泣著,看著張嵐,也不說話。

        “張嬸,你們還沒有吃早飯是不。你們先去把飯吃了,要是你們累垮了誰來照顧嵐哥兒。所以啊,這飯還是要吃的。”張嬸家不知道走什么霉運了,怎么老是過著不順心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搞得人措手不及。還次次都是張嵐受傷,真是倒霉哦!顧蕓想著張嵐喜歡這個繡樣,就順手把繃子放在了張嵐的枕頭上。

        “嗯!還沒有來得及吃呢?楓兒,你在這里看著嵐兒,我去做飯。”張蘭聽到顧蕓說的話就回過神來,去廚房將就著弄了一些吃食。顧蕓聞著屋里的血腥味太重,就打開了木窗,找來了掃帚和撮箕,把碎片掃了出去,只留下一灘暗紅色的印記。

        “蕓兒,你吃了早飯沒,要是沒吃就來一起吃,嬸子弄得有多的。”張嬸端著稀飯和腌菜進來。

        “張嬸,秦叔你們快吃吧!吃完了就去好好睡一覺,我替你們看著嵐哥兒,要嵐哥兒醒過來我就去叫你們。你們昨天熬夜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撐住,要是倒下了,嵐哥兒可怎么辦?你們凡事要多替他想想。”

        “這······這不好吧!”秦叔猶豫的說著。看到秦叔的樣子,顧蕓才想起了,未婚男女不能共處一室。

        “還有什么不好的,嵐哥兒都這樣了,蕓兒還能把他怎樣。好,蕓兒,這里就麻煩你幫嬸嬸看著了,要是嵐哥兒醒過來了,一定要叫醒嬸和叔啊!”張嬸扶著夫郎就回了屋子,之后又過來收碗筷,拿去廚房一陣兒的洗刷,就關上院門,回里屋睡覺了。

        顧蕓把兩根長木凳子鑲在一起,就盤腿坐了上去,開始打坐練功。留了三分心思在外面,就怕嵐哥兒醒過來,七分心思操控內力,讓他們游走于筋脈之中。

        快到中午的時候,顧蕓聽到里屋有人起床的聲音,就跳下凳子,把凳子還原了。原來是因為秦叔不放心張嵐,就醒來看看了。最后說什么也不肯再去睡覺了,說是要守著張嵐,等他醒來要第一個看見母爹。

        張蘭看到秦楓倔強脾氣上來了,也就不在管他了,去給張嵐把脈。

        “妻主,怎么樣了,為什么?嵐兒還不醒啊!”秦楓迫不及待的問著。

        “這是他自己不愿醒過來,放棄了求生的欲望,一心求死。我們要刺激他,讓他不要一心求死,醒過來就好辦了。”張蘭難過的說著。秦楓一聽,哪里接受的了啊!直接就暈菜了。張嬸一時慌了腳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就呆呆的望著張嵐。

        “張嬸,我回去叫娘想想辦法?看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喚醒嵐哥兒。”說著就往家里跑。

        “娘,出事了,張嬸家出大事了,嵐哥兒自殺了,現在嵐哥兒一心求死,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救他啊!”顧蕓進門就跟秋娘和王伶說著,拉著秋娘就跑。王伶一聽,慌張的整理了廚房,熄滅了灶里的火,鎖上門,也跟了去。

        中文網www..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com閱讀。</a>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申城棋牌ios怎么下载 股票短线交易技巧 三个人一副扑克能玩啥 新疆11选5推荐号 取之盈骗局 北京pk10预测 平特一肖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麻友圈 电玩城捕鱼178平 星星武汉麻将官方版 股票开盘竞价规则 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快乐8 股市行情大盘分析 大庆麻将52手机版最新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