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高達之星辰的光與影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中立的代價
        拉克絲沒想著拉攏范迪法修爾,但終端機的首領可是對她很好奇的。他知道一點拉克絲不知道的事,那就是摩盧基奧導師擔憂她立場的原因。

        不管是拉克絲還是奧菲拉都忽略了這個人——雷曾經的傭兵同伴南斯。

        這是一個聰明的傭兵。雖說不像普雷亞那樣唯摩盧基奧導師馬首是瞻,對這個資助者也還是很尊敬的。在離開灰巖號之后,他曾經見過摩盧基奧導師,并且對灰巖號做出了相當簡單但很堅定的評論——這不是一艘溫和派的戰艦。

        按照克萊茵派的說法,拉克絲·克萊茵倒向溫和派的理由是很說得過去的——因為那個研究方向。

        那個東西顯然不可能把所有的穩重派都逼向溫和派,可灰巖號上下卻沒有顯出任何異常,似乎是完全接受了拉克絲的立場改變(南斯離開灰巖號的時候,拉克絲還沒和灰巖號會和。可她倒向溫和派的消息,灰巖號已經知道了)。

        這有兩種可能——其一,拉克絲倒向溫和派本來就有一點問題;其二,拉克絲本人的個人魅力實在太強,對灰巖號來講,不管她的立場如何,都值得追隨。

        不管是哪種可能,這都是一個值得注意的人。

        這兩天,范迪法修爾始終謹慎的觀察著她。他發現,這個粉色頭發的女孩確實有著和她年齡不符的政治觸覺(哪怕她是個調整者),但想要說她不是個溫和派,這好像也挺難的。

        ——如果這真是一個溫和派,那就是一個完美的盟友。

        這是范迪法修爾的結論。

        “我也有所耳聞,戰斗用調整者,對吧?”他主動開口了。

        “是啊。保不定薩哈克在地球連和也見過吧?被抹消了神智的‘戰友’。否則,似乎不該這么關注的。”拉克絲隨口回答。

        范迪法修爾一驚。他從拉克絲的這句話里面,聽出了她對薩哈克的推斷。或者說……她似乎已經篤定奧布將做的事情了。

        “對了,我記得法但揚先生原本也是一個基因學家吧?”這時,拉克絲已經轉移話題。

        范迪法修爾自嘲的一笑,“早就放棄了,現在我已經轉行做一個情報商。”

        “是嗎?”拉克絲瞅瞅他,“……我想今天應該能拿到巴拿馬的戰斗資料。艦長們和駕駛員們肯定是要進行分析的。法但揚先生要去看看嗎?”

        范迪法修爾反問,“奧布公主想必也會參與吧?那似乎是一個喜歡軍事的小姑娘。”

        想起在會議中旁聽了沒兩天似乎就不愿意再參加了的卡嘉麗,拉克絲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

        范迪法修爾還是回自己的住所去了,拉克絲自己領著護衛們回到了灰巖號。正如所料,一群駕駛員正聚集在一塊兒研究巴拿馬戰役。因為戰艦上每個人的房間都很小,所以他們干脆在相對廣闊的餐廳開始了研究。卡嘉麗也確實在這里。

        但是還好,雖然不愿意參加會議,但溜號,她這也還是第一次干。

        他們正在討論ZAFT使用的那個恐怖兵器。

        Gleipnir——奧丁神槍。是能生成電磁脈沖(EMP)的武器。對人類無殺傷力,卻對沒有特殊保護的電子電路有極大的破壞力。本來EMP是在核爆中產生的,以現代的科技還不能通過其他途徑制造出可以媲美的EMP,ZAFT通過利用在宇宙才能生產的特殊壓電粒子破壞產生出足夠強力的EMP。使用時通過MS組裝和輸入密碼起爆。使用后地球連合的作戰單位全部癱瘓,巴拿馬基地的質量加速器伏特?巴拿馬因為是超導器材遭破壞的緣故,也被破壞了。

        而地球軍的新型MS,因為沒有進行特殊的防護,也被破壞殆盡。

        也就是說……

        “大規模殺害俘虜的事件。”注意到了拉克絲的到來,阿斯蘭轉過了頭,神色凝重,“也許是因為阿拉斯加,也許是因為在巴拿馬,地球軍新型MS出現以后依靠數量優勢毀掉的那些MS,殺害的士兵……總而言之,這一場戰斗,扎夫特沒有得到任何俘虜。包括行政區投降的后勤士兵在內。”

        雖然以前也有殺俘,但是這一次,卻毫無疑問是最嚴重的。

        “……這種事情,為了避免打擊士氣,地球軍想來不會在表面上大肆宣揚,可暗地里的宣傳還是少不了的吧?”阿斯蘭嘆息。

        “仇恨的雪球越滾越大……這就是現在世界的局勢!”卡嘉麗似乎在這段時間也成熟了不少,這樣的話居然張口就說了出來。

        “是的,然后就是兩極分化。”拉克絲在四月他們讓開的路中間走近了電腦,在上面操作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哪兒流傳出來的資料,巴拿馬經歷了戰火的慘況出現在了畫面中。

        電子設備完全幾乎報銷,地面上滿目蒼夷。而且能看見大片的鮮血——雖然不至于要用“血流飄杵”這樣的詞來形容,但在現代機械化的作戰中,會出現這么多的血跡,只能說明一點。

        走出來投降的士兵,也被殺了。

        拉克絲的臉色再次難以自制的蒼白了起來。

        世界被兩極分化,從此征戰不休。雖然以往便有這樣的趨勢,但在阿拉斯加戰役之前,這樣的狀況已經稍稍有所緩和——因為長期的戰爭對PLANT帶來的負面影響,還有溫和派的努力。而在地球連和這邊……藍色波斯菊的傀儡們也不是一個個都樂意做傀儡的。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已經化為流水了。

        阿斯蘭更是和迪亞哥面面相覷,想到了拉克絲對勞·盧·克魯澤的指責和懷疑。那畢竟曾經是他們的隊長啊!克隆人這樣的說法……

        而且,還是一個試圖毀滅世界的克隆人?

        雖說拉克絲至今為止也沒有找到證據來證明這質疑。但是……

        *

        “說起來,還有一個消息。”基拉在另一邊操作一臺掌上電腦。在身份不用掩飾的現在,他的手速快得即使是一群調整者也看得頗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覺——他的自然人朋友還會認為那是調整者天生應有的優勢,調整者本身可是不會這么看的。

        “地球軍在阿拉斯加以后的主力宣傳人員,芙蕾·阿爾斯塔也在巴拿馬失蹤了——她應該離開了巴拿馬,至少是有這樣的安排的。但她沒有回到預定的終點紐約。”

        他有些苦惱的看著阿斯蘭,習慣性的試圖在好友那里找到答案,“這個消息該怎么和塞伊說呢?”

        可還不等阿斯蘭說些什么,另一邊已經做出了反應。

        “芙蕾·阿爾斯塔失蹤?”難以想象拉克絲居然會有這么強烈的反應,她立刻就拋下了手頭的東西,湊到了基拉身邊,“怎么失蹤的?”

        “……要是知道也就不叫失蹤啦!至少能說是被俘了還是被殺了啊!”基拉停頓了一下,無奈的說道。

        “是么?”拉克絲很是讓人費解的在眾目睽睽之下沉思起來。

        誰也不明白,為什么這個芙蕾·阿爾斯塔會讓她這么在意。因為他們不會知道,命運的慣性,到現在已經讓拉克絲有了太大的戒心。

        她實在是忍不住懷疑——這個芙蕾·阿爾斯塔,不會“再次”被克魯澤給俘虜了吧?不在阿拉斯加,所以在巴拿馬?

        “你的那個朋友不是和那個女人分手了嗎?確切的說,那個女人不是為了攀上藍色波斯菊的那棵大樹把他拋棄了嗎?有什么關系嘛!直接告訴他就好,大概早就放棄了吧?”

        看到拉克絲就站在基拉的身邊發呆,對此事已經有所了解的迪亞哥不動聲色的把她拉回到了阿斯蘭的身邊,自己占了那個位置,而且提出了一個完全不算建議的建議……

        “但塞伊還是很在乎她啊!我看他都失魂落魄的。”基拉有些撓頭。

        “總要面對的啦!這種事情。”迪亞哥攤攤手,“現在更重要的問題是,地球連合下一步的舉動吧?既然巴拿馬的質量加速器毀了,那很有可能被盯上的就是維多利亞和奧布了吧?維多利亞的局勢一直不穩,而奧布……”

        他把“更好欺負”這樣的話給吞了下去。在奧布公主強勢的眼神瞪視下。

        “奧布已經開始行動了。”拉克絲也反應了過來,看著卡嘉麗說道。

        “什么行動?”阿斯蘭和迪亞哥同時問了出來。從拉克絲皺起的眉頭中,他們都感覺到了某種不祥。

        卡嘉麗也不解的看著拉克絲。

        “很簡單,”拉克絲直直的看著卡嘉麗的雙眼,“如果我沒弄錯的話,奧布應該會和地球連合達成一個暫時的協議,由奧布暗中出兵,幫地球連合奪回維多利亞!”

        *

        卡嘉麗臉色蒼白的沖了出去。基拉和阿斯蘭都有些擔心的看著她的背影。

        “啊呀,”迪亞哥卻是異常輕松,“看起來公主還沒有明白,什么是中立的代價啊!”

        是啊,中立的代價。

        對于奧布來說,最重要的其實還是中立,只要能夠保有中立的立場,就能使得國家安寧。這樣說來,暗中的某些手段和勾當都是不可避免的。

        比如說,在幫助地球軍開發MS的時候,奧布便也在自己開發自己的量產機。偷去了地球軍的技術然后和自己的技術結合,因而才誕生了現在的量產機,Astray(異端系列)。

        異端最開始的試驗機之類的三臺機體就是在赫利奧波利斯完成的,拉克絲都是后來才知道的這件事情。三臺機體,三種顏色——紅、藍、金。

        這三臺機體分別被接到任務去赫利奧波利斯銷毀它們,卻似乎被委托人出賣了的叢云駭、去那兒回收廢品的羅·裘爾和事先去那兒的隆德·吉納·薩哈克獲得了。

        可以說,為了獲得自己的力量,或者為了自保而和地球連合合作,對于奧布來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看起來,卡嘉麗還是不大能接受這種事情。

        明明剛剛和奧布達成第三勢力盟約的拉克絲都沒對奧布這種看似背盟的舉動說什么。

        拉克絲只是把目光轉向了阿斯蘭——卡嘉麗不是一個適合搞政治的女孩子,她太直率了。對于你來說,是不是這才是合適的伴侶?
能赚现金的捕鱼游戏 常来海南麻将黑3黑a下载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15选5下期预测 李逵劈鱼游戏大厅下载 开元棋牌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多乐奇游李逵劈鱼攻略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中奖规则 河南22选5开奖官网 西甲升级球队 快乐8技巧 福彩36选七的走势图 永利棋牌游? 股票新手入门知识视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甘肃11选5任二三码中奖